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穿越之沦为肉食

w88优德

穿越之沦为肉食 | 作者:鱼又 | 更新时间:2020-01-06 13:03:2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那一刻大脑充血,好似重锤当头一棒砸下,她不负众望地晕倒了。而就在被扶上楼进门前的一刻,她忽地睁开眼睛,双眼透亮清明,哪里像之前震惊下昏厥的人。只不过她一张俏脸蛋惨白惨白的,透不出一点血色,手扶着他的臂膀,五指紧扣,极为吃力地说道:“也就是说……他是帝王家的人,是当今皇上的亲兄弟……”

  “是的。”他的手臂微微收拢,将她勉力支撑的身子搂到怀里,抱着她低声抚慰,“无碍的……就算他是当今皇帝的亲兄弟,而今天下已定,生不出风波的。不过是认祖归宗罢了,不会妨碍你们在一起的。”

  她从来没想过和帝王家的人扯上一丝干系,本来都是江湖事江湖毕,然而一旦扯上家国天下,很多东西就会变质。包括……爱情。

  他轻声细语的话在耳边回荡,她苦涩一笑,“原来那掌心里的图案……是验明正身的铁证。”话音乍落,就感到拥抱着她的身躯微微一颤,她敏锐地感受到,眼里越发显得哀伤愁苦,五指攥在他手臂上倏尔一紧,“你的……掌心里,有同样的痕迹。一对遗腹子……”蓦然咬住下唇,她说不下去了。

  心里朦朦地冒出一个念头,所谓双煞凶星,现世大乱,原来是这个道理。那根本不是什么凶星,那是帝星。而当今圣上犹存,恰是印证大乱之说,是天下分裂的预兆。

  “我不管那劳什子玩意儿,而今我心底里只有你一个,你哪儿去我就随哪儿。”他环抱在腰腹间的手臂更紧了,勒得她有些疼,但这疼,又好像不全是身上的,那细细密密的,像蚂蚁咬噬的疼意顺着血液流淌,遍布全身每一处细胞。可在疼痛之外,似乎还有股奇怪的暖流同时侵入,令她的心在这天寒地冻之时还能依稀感受到一抹温度。

  尽管他曾伤她至深,但这种时刻,许多往事都也淡了。残留下的,是而今这些微的温暖。

  她心中唏嘘感慨,一个是她爱得浓,一个是她恨得烈,这两种情感混杂之下,竟连她都分不清该如何抉择。

  终是轻轻一叹,她松开紧握的手,疲倦地垂落两肩,身子软软地倚靠在背后的人胸前,淡声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去找他。”

  追逐那么久的人,要她因此事就轻言放弃,她办不到。

  像早已料到她会这样说,他沉静的嗓音平稳而迟缓地说道:“我同你一起。”

  她摇摇头,声音低低地:“他……恐怕不会愿意看见你。”

  手下一紧,听到她闷哼声才慌地松开一些,旋即像怕她会就此从怀里飞离,忙一把又抱紧她,嘶哑迷乱地低喊,“要么你就给我一包毒药了解我这条命,要么你就让我陪同你一起。而今他身份变了,你轻易不能见他,若是有个好歹,我又不在你身边,你要怎么保护自己?”

  心尖一抖,她的泪忽然涌上来,湿润眼眶。

  “我……”

  “就让我陪你一道,就算是在远处偷偷守着你也是好的。”他已低微到如此地步,声音都在发颤,这不该是他的性格,他心里头明明痛恨那男人,明明是他先遇到她,得到她的身子,然偏偏她的一颗心却给别人。但他也早不是曾经那个不懂得怎么去爱的人。

  他舍不得对她大吼大叫,舍不得看她流泪难过,舍不得……她再受丁点的伤害。

  在这场爱与恨的交织对决中,他先丢了心,因舍不得,故此放下尊严,放下一切来成全她。除了离开,他什么都可以做。

  薛染的话叫她心里头酸酸涩涩地,她并不想将这曾经霸道强势的男人变成这样子,她或许是乱了心,但终归最渴望的人……是虞冷。他害过她,之前在青竹林内也算一命还一命,他对她的好她受领了,但那心意……她仍是抵触。又许是……她心里提前住了人,未曾彻底摘除前,她的天平秤永远都只会倾斜向一个人。

  然而她很清楚,就算这番话说与这人听,按他的意思,恐怕是不会就此放手。

  这兜兜转转至今,她着实是累得够呛了,只想等这事完了就彻底抛下尘俗。只是如今这局面,她心乏之余,更有种不安攒动,仿佛有些事被她遗漏了。而那些遗漏的片段,许正是关键之处。

  最终,她还是应了他。

  其实,就算她不答应,若他非要跟随,她根本也没辙,或许她心里还是不愿承认,而今的薛染早不是那个可怕疯狂的j□j者。

  两人在客栈内稍作休整,他提出要做先锋,先向外头的人探听详细消息,她就坐在屋里等。不是不想跟他一同前去,只是她受的打击已很重,她不能保证思维还能否保持清晰的活跃度。她想,她还是不要搀和到这细活儿上好。

  幸好薛染没让她等上太久,小憩半刻,他便回来了。

  “怎么样,他而今在哪儿?”

  “他还留在城中,不过听闻明日就要启程去皇城。”

  “明日!”她惊呼,微微提高音量,心想不好,如果按照这个行程的话,他必然很早就会收拾行囊,大早就得出发。那她……还赶得及吗?

  “他住的地方离这儿不算远,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就能到。”他陈述完,眉目微敛,话音轻了几分,“若你想现在就去找他……此时还来得及。”

  她立即就从椅子上起来,“那我们现在就去!”

  “等等!”他忽然道,伸手拽住她。

  她脚步一顿,从兴奋的情绪里缓过来,转过头,看向立在原地不动的人,她不清楚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但他垂着头的眼底里,有清晰可见的悲伤。她心里钝钝地一阵,很想干脆些甩开那抓住手腕上的宽掌,很想麻痹自己的心让它别去顾忌这个人的感受,然而就像她做不到不去找虞冷一样,她也做不到对这个前一刻还差些为她死的男人狠心。

  这一刻,她觉得她变成了坏女人。

  他抬起头,慢慢道:“我不是阻拦你去找她,而是想问你……你打算见了面后和他怎么说?要他别离开你吗?你应该不会忘记,他已不认得你了。”

  不认得她了。

  这真是一击必杀的绝招。

  她头痛欲裂,突然很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猛地咬住嘴唇,她硬声道:“我知道。”

  “他不仅不记得你,而且很快就要回到皇城,回到皇宫里受封,他极可能会成为你永远都触碰不了的人物。你若想要留在他身边……你的身份……”

  “我知道!你所说的我都考虑过了!”她冷冷打断,这个关键时刻他和她说这些的意图,她很清楚。她亦清楚,此一去的最大可能性是怎样的。但她无法控制住要见他的欲-望,她想,就算努力这么久,最终结局不尽人意,她终归要做了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她这纠葛了三生三世的姻缘。

  他忽地一把拉过她,抱紧她。

  她意外的没挣扎,心同样的乱,和他身体里无声的悲恸纠缠在一起,疼得厉害。

  “其实……我也知道,不论我说再多,你都是要去的。”

  她心中长长的,长长的叹了一声,道:“是。”

  “我只是……不甘心。”

  她一愣,神色松怔,而身子被抱得越发紧了。

  一阵酸苦涌入心口,她破天荒地伸出手,从他的腰间环绕过去,和他对着干那么久,她头一次,真正回应了他。但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时候。

  暗暗咀嚼着他的话,她心下一片悲凉。

  就如他所言,明知她要去,还要拿这些话来刺她,是一样的道理。

  念了这么久,就这么从手里流失,她岂能甘心?

  不甘心。怎么想……都不甘心!

  她非去不可。

  两人租了一辆马车,车夫另雇一名,而她和薛染同坐在马车里头,面对面的姿势。两人都不说话,车厢内静默无声。

  马车一直从城门内出去上到官道,管道上人烟稀少,只两排翠荫围绕,伶仃稀疏。

  她闲着无趣,撩开帘子朝外头张望,忽而车厢里他的声音四平八稳地响起来。

  “离目的地还有段时辰,你心里想过要怎么和他说么?”

  听他又提及此事,眉头不由一皱,随即放下车帘,依旧保持着侧坐的姿势,闷声道:“我已经想过了。”

  其实,她根本什么都没想。脑子里空荡荡,只想着要见他。

  但她自然是不会同他说的。

  “那你把我当做是他,先来试演一遍,如何?”

  “什么?”她有点被吓到。

  他的脸色一如平常,微笑着,“你把我当做是那人,把你心中想要挽留的话同我说一次……若我能被你感动,想那人也不会拒绝你的。”

  她张大眼,吃惊地望着他,她是知道的,他对自个儿的心思,他虽陪着她,可到底是不会愿意她真的和虞冷成了事。不想方设法的破坏居然还帮她搭建这这通往的桥梁……他心里,在想什么呢?

  摸不准他此时这番作为的想法,她思虑半天才憋出三个字:“……算了吧。”

  他忽地一笑,偶然有风从窗口的缝隙里吹进来,她身子倏地一阵哆嗦,刚从冷空气里头缓回魂,对头的人竟在窄小的车厢里弯□子,那弥漫着一股清香的身躯像法海的袈裟一般将她笼罩,令她一瞬间感到呼吸困难。

  “你做什么——”她低斥,而他已在耳边开口,“若你能为了我而挖空心思,我是再死一次都是值得的。”

  她怔怔地听着,思绪一霎间放空。

  “我真当是爱惨了你啊……当初的我,怎么就舍得那样对你呢?”他的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抚摸,吐露出来的话语间压抑着一份痛苦而懊悔的情感。

  她只觉身子懵然不在其境,许久,细抖的指尖才平静下来,她正想要一把推开他,马车忽地一阵强烈颠簸,罩住他的人顺理成章就如山压顶,一把将她的人笼紧,划地为牢。

  空气被挤压的稀薄无几,那瞬间她是真觉得自己要窒息过去。

  一直到马车平稳下来,他方才松手,锁住她的铁链从身上消失。然而她的魂魄,却仿佛还在游离。

  驾车的马夫撩开车帘,慌张问:“夫人老爷都没事吧?”

  就这么一句话,她便立时清醒过来,知道车夫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忙张嘴解释,“我们不是……”却又一道声音比自己更快地回答,“喔,没事了。刚出了什么事?”

  “是一只野狗突然撞上来,真当吓死个人!”马车拍拍胸脯,笑着说,“惊扰了老爷和夫人了。”

  她眉头皱得更紧:“我们……”

  “无碍的。”说罢,便放下车帘,一回头对上她炯炯有神的眼眸,噗嗤一笑,“也让我占一占你的便宜吧,不会这么小气吧?”

  她真想啐他一脸唾沫,骂他不要脸,甫才趁着马车颠簸占尽便宜不说,连口头上的都不放过,而今居然还得寸进尺说出这话来。她没给他脸色瞧,扭过脖子一副生了闷气不愿同他说话的架势。

  倒是他,笑声一串串地从嘴边逸出。

  她余光瞥了瞥,本心里头还气着,然逐渐地竟也随着他的笑声神奇地消除了。

  连同方才他在耳边的轻声细语,一并从脑海里剔除。

  这一个小插曲反而令她稍微舒坦松懈了些,不像刚上路时那样踌躇不安。

  马车微微摇晃,一直保持平稳的频率,紧绷的神经才经过刚才他的插科打诨下变得疏松,脑袋倚着,很快就袭来一阵困倦之意。

  她半眯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磕到车厢内壁上。

  又过去好一会儿,她真点撑不住了。掀开眼皮,看他还是端正地坐着,打心眼里佩服他,身子下意识地缩了缩,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才不再阖着眼打瞌睡,是真的睡去了。

  对头的人见她犯懒的模样,唇边含笑,略显无奈。

  过了片刻,忽然起身坐到她身旁,将她歪斜的身子掰正,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的后背贴到自己的胸前,身子侧了几寸,让她的后脑勺刚好能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穿越之沦为肉食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chuanyuezhilunweiro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嗜血狂龙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