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短篇小说合集

w88优德

短篇小说合集 | 作者:弹剑书生 | 更新时间:2020-02-14 16:00: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我的贴身校花武炼巅峰赘婿
  赵海波背负着鲁教授的尸体,在原始古林中艰难的行走,此时,他已经忘记了悲恸。

  牛棚山地形复杂,赵海波寻找路上做下的标记,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标记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所以,他在山里绕了好几个大圈子,也没有走出牛棚山,而天色却渐渐黑了下来。

  这一路上,虽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可是赵海波总觉得有一双诡异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这种感觉很强烈,也许就在某个角落里,或者是某棵大树上。

  晚上,山林中远远地传来一阵凄凉的歌声,像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若远若近。赵海波低着头,只顾背负着鲁教授前行,其余的事情他一概不闻不问。

  走了很远,他终于在一处小山坡上看到了古家寨的轮廓,夜色下的古家寨有红色的光焰透出,不知道那里的村人在干什么。

  赵海波休息了一下,继续背起死去的鲁教授,他现在必须赶回去和张鹏会合。

  可是,当他感觉自己快要接近古家寨的时候,迎面一阵阴风吹过来,赵海波还没来得及反应,脚下一滑,他和鲁教授的尸体就骨碌碌的滚下了山坡,掉进了一个阴暗的洞穴之中。

  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钻进了他的鼻孔,赵海波屏住气息,感觉身下软绵绵的,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蠕动。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地洞中有一丝轻微的亮光。

  他努力使自己的双眼适应黑暗,然后向四周望去……

  有人!

  他感觉地洞中横七竖八的围着很多人,可是仔细一看,这些人居然都是尸体。

  这些尸体层层叠叠,许多都已经开始腐烂,一只只手指粗细的古怪蛆虫在尸体上翻翻滚滚。赵海波差点吐了出来,他摸索着向后退去,忽然,身体靠在了一团湿湿地东西上。

  他马上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老妇的尸体。

  是老古太太!

  此时,她距离赵海波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那双黑洞洞的眼睛,却死死地盯在赵海波的脸上,仿佛和活的时候一模一样。

  啊……

  赵海波大叫一声,急忙爬开,可是,这并不宽裕的地洞中,到处都是尸体,一些粗大的蛆虫已经顺势爬上了他的身体。

  赵海波拼命把那些蛆虫拨开,正要想办法爬出地洞,这时,他忽然感觉脚踝一紧,那层层叠叠的尸体下面,居然伸出一只血淋淋地手掌,牢牢抓住了他。

  “滚开。”

  这种时候,赵海波双眼血红,大吼一声,把身上的双筒猎枪摘了下来,对准了那只恐怖的手掌。

  忽然,他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说:“救我……”

  那声音很熟,像是张鹏的声音。

  赵海波一震,急忙收起猎枪,迟疑着握向那只手掌,使劲向外一扯,几具尸体下面,露出了一张布满蛆虫的模糊脑袋,看样子,正是张鹏。

  “张鹏,你怎么在这里?”

  赵海波又惊又喜,急忙推开那些腐尸,可是他发现,那些古怪的尸体虽然长着人的模样,但是却像是恐怖的怪物,因为每个尸体上都长着四只人腿。

  张鹏终于完全露了出来,此时的他,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还活着,你不是鬼吧?”赵海波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天生不信邪的他,在桑兰河原始古林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已经完全推翻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赵老师,你……你见过被死尸……埋在下面的鬼吗?”张鹏有些无力的回答。

  “你怎么会在这里?晓雪呢?”赵海波问。

  张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天才缓过气来,说:“赵……赵老师,我也……不知道,是……老古太太,让我出来采药,结果,不知什么东西……打晕了我,我……一醒来,就在这个……深坑里了……”

  “老古太太?”赵海波一皱眉,说,“是她要害你?可是,她怎么自己也在这个坑里?”

  说着,赵海波望向老古太太的尸体。

  张鹏转过目光,奇怪的说:“是……是呀,她怎么也死在这里了?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了,我们赶快想办法出去,晓雪可能有危险,鲁教授已经出事了,不能再让她遇到危险了。”赵海波一边说,一边观察地洞。

  “鲁教授……出事了,怎么回事?”休息一会,张鹏已经清醒了许多。

  “出去再说。”赵海波拿起双筒猎枪,挥开身上的蛆虫,站了起来。

  “这样,赵老师,你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然后再把我拽上去。”张鹏提出了一个建议。

  “也行,不过,我看你现在没什么力气,还是你踩着我的肩膀先上去。”赵海波想了一下说。

  两个争执了几句,最后,张鹏没有争过人高马大的赵海波。这个地洞不高,张鹏爬上去之后,又把赵海波弄了上去。

  两个人坐在草地上大口喘气,地洞里面的气味实在太难闻了。

  “那里面的是人吗?”赵海波皱紧眉头。

  “谁知道呢,不过,我感觉这里太诡异了,你还记得咱们刚刚进入原始古林的时候,晓雪掉落的那个地洞吗?我怎么感觉,这两个地洞之间会有联系呢?”张鹏有些奇怪的说。

  “不知道,晓雪掉落的那个地洞,我用手电向下照了照,那些孩子的枯骨确实有些怪异,不过,和这里的尸体相比,他们似乎有着共同点,像是……怨气?”

  说到这里,赵海波脸色忽然一变,急声说:“不好,这里的尸体似乎都是刚刚死去的人,老古太太为什么也死在了这里,难道古家寨出了什么事情,晓雪是不是还在那里?”

  赵海波这么一说,张鹏也着急起来。

  两个人谎忙站起,赵海波找到滚落到一旁的鲁教授尸体,张鹏也没时间去打听鲁教授的死因,两个人急匆匆的向古家寨赶去。

  黑暗的牛棚山原始古林,笼罩着薄薄地雾气,仿佛无数的怨魂,在张牙舞爪。

  张鹏和赵海波冲进古家寨,急匆匆的上了老古太太的吊脚楼,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这里,几乎像是一个人间屠场。

  满地都是恶心的碎尸,还伴着流淌成河的鲜血,旁边的一扇木门开着,不断有恶心的臭气溢出。赵海波拿出手电,对准里面照了照,他只看了一眼,就大声呕吐起来。

  “怎么样?有晓雪吗?”张鹏颤声说着,起身就要冲进去。

  赵海波一把拉住他,说:“别看了,里面没有看到晓雪。”

  “没有晓雪,她上哪了?”一股热血冲上脑门,张鹏几乎想要一头撞死,不停的拍打着门板,“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留下晓雪一个人在这里的?”

  “等一等。”赵海波忽然瞪起了眼睛,然后示意张鹏,“你听。”

  “什么?”张鹏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听到寨子中传来怪异的吱吱声,就像是爬墙的动静,而暗沉沉的窗外,居然像是火烧云一样,血红血红的亮了起来。

  “是村寨的中心传出来的声音,我们快去看看,也许有什么发现。”

  赵海波急匆匆拾起猎枪,装好了两颗铅弹。

  两个人把鲁教授的尸体留在了小楼里,一起冲向寨子的中心。

  但是,村寨中心的情景让他们目瞪口呆,因为就在那个漆黑的铁十架周围,已经聚集了所有的村里人。更让人恐怖的是,除了这些如同僵尸般的人之外,周围还有一群像是蜘蛛般的怪人。

  这些怪人,他们的下身长着四条人腿,只能像是蜘蛛一样蹲伏在地上,其它地方和普通人基本一样,只有眼睛的部位,像是覆盖着一层浅浅的白膜。

  张鹏和赵海波先是震惊这种诡异的场面,但是当他们看到铁十字的方向时,那种震惊几乎达到了顶点。就在那里,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被反绑在铁十字架上,居然像是杨晓雪。

  在十字架的周围,堆满了干草和木柴。有一个疯子,正在杨晓雪周围又蹦又跳。最要命的是,他手里拿着一段熊熊燃烧的干柴,只要他的手掌一抖,地上的干草随时都会被引燃。

  “烧死她,烧死她,坏东西,坏东西……”疯子村长模模糊糊的嘶叫着。

  张鹏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叫一声,冲进了人群,他根本不去理会那些四腿人,眼睛中只有杨晓雪。

  砰!赵海波冲天放了一枪。

  这一下,震动了整个古家寨。那些僵尸一般的村人惊慌失措的向自家的吊脚小楼奔去。而古怪的四腿人,更是跑得飞快,许多人像是蜘蛛一样,攀上了屋顶,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张鹏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向了那个疯疯颠颠的老村长。

  他不知道,这个老村长和杨晓雪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居然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将她活活烧死。

  疯颠的老村长似乎被张鹏愤怒的神色给震住了,手中的火条掉落在地上,而他本人转身就逃,那速度,依然比普通人快上好几倍。

  火条引燃了附近干草,火舌一下子窜了起来。

  “快救晓雪。”张鹏没有时间去对付那个疯子村长,伸出双手,拼命的把杨晓雪周围的木柴推开。

  “你快去解开她身上的绳子,这里由我来清理。”赵海波冲过来帮忙,对着张鹏大声说。

  强忍着双手被烈火灼烧的疼痛,张鹏急忙爬上铁十字架,在这里,他闻到了一股焦尸般的古怪味道。

  “晓雪,晓雪,我来了。”张鹏安慰着搭拉着脑袋的杨晓雪,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

  赵海波不断的用猎枪拨开燃烧的火舌,匆忙中,一件东西从他的身上掉落了下来,正是那枚青色的古佩。谁也没有发现,此时的古佩绽放出一道诡异的光芒,接着它的表面居然变得干净透明起来,而里面赫然出现一只人的眼球。

  那只眼球不断扩大,不断颤抖,仿佛要撑开古佩,一道道细密的血丝像瀑布一样从眼球深处涌了出来,把整个古佩都染成了鲜红色……

  啊……

  杨晓雪忽然大叫一声,睁开了双眼,身体拼命的挣扎扭动起来,小小的嘴里还吐出了白色的沫子,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晓雪,你别着急,我马上好了。”张鹏着急的说。

  铁十字架因为杨晓雪的动作而巨烈的颤动起来,终于,那个用动物的皮筋制成的坚固绳索被张鹏解开了,杨晓雪像是疯了一样,扑向了地面,双手把一个东西紧紧地捧了起来。

  是那枚古佩!

  她捧着那枚古佩,仿佛看到了什么钟爱的东西,轻轻地抚摸着,嘴里依然说着一些别人怎么也听不懂的古怪话语。

  “晓雪。”张鹏叫了一声,伸出手去扶她。

  可是,杨晓雪却忽然转过头,冷冷地瞪视着张鹏,蓬乱的发丝沾在以前那张楚楚动人的小脸上,变得扭曲而狰狞。

  张鹏惊愕的停止脚步,有些不知所措。

  杨晓雪的诡异表情只是那么一瞬,接着她就一头扎倒在地上,晕迷了过去。

  “我们先把晓雪带到老古太太那里。”赵海波在旁边提醒张鹏。

  “哦。”张鹏醒悟过来。

  阴暗的古家寨内阴风惨惨,就连那吱吱的爬墙声都消失了,安静得如同坟墓。

  两个人把杨晓雪扶到了老古太太的家,轻轻地放倒在了床上。此时的张鹏和赵海波都是心乱如麻,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让人无法理清头绪。

  忽然,赵海波想起了什么,急声说:“鲁教授呢?”

  张鹏也醒过神儿来,他们临出门前,明明将鲁教授的尸体放在了这里,怎么出去一会儿,他的尸体就不见了。

  现在,整间屋子里就仿佛变成了一口活棺材,到处都是腐烂的臭气和鲜血……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海波抄起猎枪,砰的放了一枪,六尺多高的汉子似乎已经崩溃了。他像野狼一样对着窗外大声叫喊:“你们到底是谁?你们究竟要干什么,我不怕你们,你们有本事,就冲着我来……”

  激烈的吼声,远远地传了出去,一直送到牛棚山原始谷林的深处,可是,张鹏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赵海波这么大的声音,居然没有回声?仿佛那声音,始终都留在这间小楼里。

  夜色苍茫,张鹏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木条。

  赵海波走下了小楼,张鹏害怕他出事,急忙跟了出去。

  “赵老师,我不想待下去了,这里太邪门了,鲁教授死了,老古太太也神秘的被人杀了,还有那个疯颠的老村长和四只腿的怪人,我觉得呆在这个地方,我都快疯掉了,晓雪醒过来,我就要离开这里。”张鹏有些语无伦次的说。

  赵海波停下了脚步,安静的望着前方,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句:“现在鲁教授的尸体不见了,我们怎么回去?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找到鲁教授的尸体再说,必须给他的家人一个交待啊。”

  “可是,就凭我们两个人,怎么去寻找鲁教授的尸体?这里人迹罕至,又这么邪门,我是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何况,我们完全可以走回乔镇,通知那里的人,甚至可以把情况告诉当地的派出所,让他们派人来调查这些事情。”张鹏面红耳赤的争辩。

  “哼,当时就不该让你来,你就是一个胆小鬼。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都是人自己吓自己。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要破坏我们这次的考察活动,我一定要查明事情的真相,找回鲁教授的尸体,我不能对不起他的家人。”

  赵海波说着,把两颗铅弹狠狠地推进了猎枪,看来他是铁心要留下来了。

  张鹏双拳紧握,正要继续和赵海波争论,正在这时,阴风阵阵的牛棚山,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悄悄地飘来。那声音凄凉哀怨,伴随着原始古林沙沙鸣响,在古家寨的周围久久不散。

  赵海波全身一震,立刻跑到楼顶,推开向北的一扇木窗。张鹏随后跟了进去。

  跌宕起伏的牛棚山,笼罩在蒙蒙的白雾之中,可是在桑兰河谷地的远方,似乎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晃动,它似乎是在树上,又似乎在空中,一阵一阵的诡异歌声,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作怪。”

  赵海波红着双眼,抱着猎枪冲下了小楼。

  “赵老师。”张鹏大叫一声,他想拦住冲动的赵海波。

  可是赵海波已经冲出去了,一直出了古家寨,直向白雾迷漫的牛棚山深处奔去。

  张鹏追出了很远,也没能唤回赵海波。他想起杨晓雪还留在古家寨内,只好又半途折返了回去。

  一刹那间,天地间就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这个连移动手机都找不到信号的深山老林里,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

  回到老古太太的小楼,张鹏脚步沉重,但是,在他走上楼梯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说话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张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难道是他冲出去的一瞬间,又有人偷偷来到了这个小楼?

  想到这里,他正要冲上楼去,可是,他却意外的听到了杨晓雪的声音。

  “我好久都没有听到你唱歌了,以前,你总喜欢唱歌给我听,就是发生了那些事情以后,我也能时常听到你的歌声。可惜了,那些人把我带走,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说到这里,杨晓雪轻轻的叹了一声,声音因为嘶哑而有些走调。

  张鹏一愣,杨晓雪这是在和谁说话?怎么听她的口气,她和对方似乎很熟?

  “唉,我觉得你不该那样,这里的人,虽然对不起我们,但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们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我们似乎不应该再这么纠缠下去了……”

  里面反反复复,都是杨晓雪一个人在说话,难道她在自言自语?

  张鹏心里一沉,悄悄地摸上了楼梯,然后顺着窗子向里面一望……

  虽然黑暗,但是他仍然看清,在杨晓雪的床铺对面,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女人。这个女人因为是背对着窗子,所以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对面的杨晓雪,他却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的杨晓雪,披头散发,活像一只疯子,正有板有眼的和对面的女人诉说着。

  “谁在外面?”

  猛然,里面的声音停止了下来,接着传来杨晓雪嘶哑的质问声,张鹏看到,她的目光,正盯向自己藏身的小窗……

  “晓雪,是……是我……”

  张鹏答应了一声,有些迟疑的走进了小楼,但是那个背对着他的女人,依然一动也不动。

  “晓雪,她……她是谁……”不知怎么,进入小楼,张鹏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

  “我不是晓雪。”杨晓雪盯着进来的张鹏,哑着嗓子说。

  “晓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鹏咽了口唾沫,轻轻停下了脚步。

  “我已经和你说了,我不是杨晓雪。”杨晓雪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已经不那么阴冷了。

  “她的确不是那个杨晓雪,她叫许东林。”这次,居然是那个白衣女人说话了,不过,她的这个声音,在张鹏听来,就仿佛是来自地狱,让人不寒而栗。

  “许……许东林?你们在说什么呀,你……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张鹏疑惑的问。

  “我是谁?我是谁?哈哈哈,哈哈哈……”女人忽然尖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但是张鹏却感觉多少有些耳熟。

  “你,你是那个在山林里面唱歌的女人?”张鹏终于听出来了,惊声叫道。

  “不错,我就是那个唱歌的女人,你想看看我这个唱歌的女人吗?”女人诡笑着说。

  张鹏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杨晓雪,他想从杨晓雪的身上看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女人已经慢慢转过身子。

  她转身子的样子很蹊跷,就像是沿着一根中心轴转了过来。

  张鹏惊诧的低下头,这才发现,她的白色裙摆下居然没有双腿!

  女人终于完全转过了身体,慢慢地抬起了脑袋,长长的发丝向两边分开,露出青惨惨的面皮,两只眼睛的位置居然是空的。

  啊……

  张鹏大叫一声,仰头跌倒在地上。

  “怎么?你怕了?哈哈哈,你们怎么都怕我呀,你们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怕我呀?”

  “我……我没害过你……”张鹏全身发软,几乎说不出话来。

  “害我的人,都遭到报应啦,哈哈哈,他们生生世世都要受到折磨,受到诅咒,受到这世上最残酷的对待,他们要背负着罪孽,苟且的活在这个世个。他们不能见到天日,只能面对黑暗,祈求苍天的救赎。哈哈哈,这片被诅咒之地,注定是他们的地狱……”

  女人狂笑着,衣袖中露出两根枯骨一样的白色手臂,轻轻的舞动。

  “山瑶,你不要再这样了,一切都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都不是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的,因为怨气,才使我们两个还在这个空间,一切该了结了,该结束了。”

  杨晓雪目视着白衣女人,有些感慨的说。

  “不,不能,我永远不能忘记。难道你忘了吗?你不记得了吗?他们把你捆绑在那个铁架上,残忍的剥了你的皮,然后用烈火烧你,把你的尸体撕碎,残忍的扔进了桑兰河中。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女人的声音带着强大的怨气,似乎使劲发泄着无尽的怨气。

  张鹏轻轻的颤抖,他反复琢磨着女人说着那几个字:剥皮,焚烧,碎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短篇小说合集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duanpianxiaoshuohe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玄天武帝都挺好小说三生三世枕上书(全集)最强探王至尊酒神爱你一万年拒生蛋:我的七条蛇相公!误入歧途苏玥折腰秘巫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