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w88优德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 更新时间:2018-06-13 23:10: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混沌剑神最强升级系统武炼巅峰修罗武神校花的贴身高手儒道至圣我的贴身校花永夜君王
  …………

  失去了麒麟作为压制猎场秩序的砝码,领地矛盾在上百只归巢的飞行种之间轰然爆发。在猎人工会更多的后援赶来之前,领主们就在高塔边缘展开了一场混战。

  暴乱的飞龙们将翡翠之塔中心附近的天空搅得为之一暗,让古塔周遭十余公里都暂时成为了禁飞区。这种规模的战斗不是任何一支飞艇编队能够轻易调停的,混战持续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形成初步的秩序,稍有停歇的迹象。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怪物暴乱的影响,地平线从那时起一直微微泛着血色,入夜后就连月色都带着浅浅的红芒,

  自塔顶归来后的第二日,猎人们在遗迹猎场外围搭设的临时营地已经初见规模,营墙外的数公里内不时有猎人巡行而过。安菲尼斯小心翼翼地在红月下行动着,老艾露躬着身子,肉掌无声无息地踩过草甸。大氅在夜色的掩映下如同一道不起眼的黑色波纹,让他接连绕过了数道游岗。

  终于踏出望塔的警戒范围,六星猎人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着空气低声嗔道:“见鬼,不要自说自话地在我的脑袋里指挥啊!营地的岗哨是我安排的,我当然知道怎么躲开——你在哪里?”

  “这边!”声音的来处,一只手从草丛中举起,朝安菲尼斯的方向挥了挥。封尘披着浑身的草叶,一骨碌站起来,朝老艾露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猎人礼。年轻人摘掉头顶上的草叶:“教官,好久不见……有人注意到你吗?”

  将麒麟的残骸护送至墓场后,龙语者就马不停蹄地朝工会营地的方向赶来。年轻人一心只想着和同伴们重逢,但以他现在的身份,不消踏进营门,只要半只脚靠近望塔巡查的范围,就会被立刻五花大绑地送进骑士团大牢。因此叛逃猎人在营墙外围侦查了许久,直等到入夜才寻了个机会,用龙腔将安菲尼斯呼唤出来。

  “小罗暂时接管了营区防务,现在又是深夜,至少短时间内不会被察觉到什么。”传奇猎人摇摇头。他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封尘,“猎人荣耀在上,他们说过你不久就会回来,我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快……如今的营地里太过危险,就这样冒冒失失地现身的话,连我也没办法护你周全。”

  莱恩也鲁刚刚经历了王国建成以来最大规模的偷猎者入侵事件,一同发生的还有全国范围的兽潮。作为事件的源头,翡翠之塔的营地中齐聚了两个国家的王立猎团、骑士团和各自的分会派遣的精英强者。这样的阵容下,哪怕是六星猎人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统率全局。此刻想要替一个逃犯做掩护,比其它任何时候都要困难。

  年轻人闭上眼睛,龙腔视野徐徐展开,确认了一番周遭的安全,才睁眼正色道:“不需要担心我。比起这个来,工会有莫林的消息吗?”

  提到执事长,老艾露的脸色阴沉下去,他长叹了一声:“进展不大,我们从一开始就追错了方向。”

  受黑星双子的委托,况大师将闲置的飞艇尽数调集了起来,连夜在遗迹猎场上散开。经过两日的探索,工会飞艇的确抓住了不少在遗迹上空游荡的偷猎船,然而迟迟寻不到莫林的座舰。

  最新的情报半日前传回了营地,发现的却只是坠毁在猎场深处的金光号。飞空艇烧剩下一堆残骸,工会队伍想办法收拢了船上的尸骨,却唯独没找到执事长的。莫林还活着,只是没有走空途,这让飞艇队伍两日的努力顷刻间化为了虚无:“我在金光号上的布置只是想拖慢他的速度,没有想过会把船毁得那样彻底,大概是坠落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吧。”

  “那种程度的坠机,莫林不可能毫发无伤,他的脚力有限,还要时刻提防着归巢中的怪物,应该比空中时更容易抓捕才对。”封尘拄着下巴说道。

  “只可惜这一次运气没有站在我们这一边,”安菲尼斯耸耸肩,不无惋惜地说,“坠机的地点不是我们的船率先发现的。”

  昨日凌晨时分,一艘独行的工会战舰在猎场中遭到了偷猎船的袭击。缺少补给的暗影猎人们铤而走险,却只在工会的战舰强大的火力下坚持了数分钟:“俘获的木船是‘逆鳞’的座舰,驾驶员就是他们唯一的在逃成员。作为保住性命和得见同伴的交换,那个叫莉娜的女人提供了金光号的坠落地点,情报摆到我的桌案上的时候已经是今天中午了。”

  老艾露意味深长地看了龙语者一眼:“我们的船赶到时,金光号的残骸早已被偷猎者搜刮殆尽,周遭的痕迹也被一并抹除了。执事长喜欢在船上添置些恶俗却贵重的晶石珍宝,没想到却因此救了他一命。”

  骤然从教官口中听到逆鳞的名字,封尘的眉毛一挑:“这么说来,逆鳞、枫前辈他们和哈德叔叔,如今都在营地里?”

  “当日古塔顶上的相关人员,此刻都被集中安置在同一个区域,包括小猎团在内。”安菲尼斯点头道,这也是此地的营防力量远超过规程的原因,“毕竟是重要的见证者,他们的安全都不容有失。再过两日,遗迹猎场的秩序初步恢复,我们就会启程回国。至于那些偷猎者的去向,就只等工会高层和莱恩也鲁交涉的结果了。”

  “小猎团的大家……都还好吗?”

  “从古塔返回的路上一切顺利,他们在战斗时受了些伤,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感觉到暗影猎人眼中的急切,六星猎人回答道,“你见过左晴了吧?那孩子身上的异状正在检测中。卢修也还在观察室里调养,但据我所知,没有哪种生物毒素会在体内潜伏那么久,莫林的话应该没有作假。”

  听到同伴们安然无恙,封尘的心也暗自放下了一半,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不光是伤势,卢修他……现在的状态怎么样?古塔上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一定很难接受吧?”

  莫林是卢修的老师,小龙人有关狩猎的一切知识和技巧都是他教会的。数年来毫无保留的信任,换来的却是背叛和攻击,恐怕在年轻人心里,莫叔叔的形象一夜之间已经彻底崩塌。这样的经历就连封尘都无法轻易释怀,更别提当事人了。

  安菲尼斯背过手,站到年轻人的身旁,“我在营地里给他安排了些工作,忙碌起来总会好过一些。况且他还有队友在,陆家的小书士前日也赶来了这里,对那孩子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就好……”封尘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卢修和陆盈盈的印象,脸上的笑意一闪即逝。他望向远处灯火通明的猎人营地,“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次的事件,那个执事长居然会参与其中。”

  “我们的注意力从来都在工会系统之外,想在暗影猎人和民间组织中找到那个搅风搅雨的家伙。却没想到,真正的危险一直都来自于猎人工会内部。”夜风吹过,六星猎人的大氅一阵猎猎作响。

  年轻人转过脸,望着身畔的老教官,笃定地说:“所以,我这次回来,已经不打算继续逃亡了。”

  “你不会是想……”安菲尼斯的瞳孔一缩,他倏地板起面孔,“不行,别做傻事。你是我的学生,我不能看着你接连步入险地——”

  “安菲教官,”封尘打断道,“没有人能永远躲藏在地下世界,或早或晚,我都要再回到洛克拉克去,倒不如说现在就是我最好的机会。”

  龙语者从腰间摸出一只纤小的布袋,一颗核桃大小的红色晶石从中滚落而出,落在猎人的手掌上。晶石形状并不规整,边缘的棱角尖锐,在夜空中泛着淡淡的萤光。在老艾露惊异的眼神中,封尘如其所愿地说道:“没错,龙玉的碎片。这算是……那头古龙种的遗赠吧。”

  暗影猎人将龙玉装回到布袋中,担忧地瞥了一眼夜空:“我的把戏不知道能引开巡行飞艇多久,时间并不算充裕,我便长话短说了……”

  龙语者低声将塔顶的见闻讲述了一遭,抿了抿嘴唇又道:“麒麟陨落,战争不日就要在新大陆上开启,这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不过古龙种的沉睡从来都是以千百年为单位的,想要彻底醒来需要一定的时间。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一年,在那之前,这片大陆不会直接面对天威的洗礼。”

  “也就是说……工会还有时间做临战准备吗?”

  “不仅如此,”封尘说道,他“锃”地一声解下腰间的骨刃,和龙玉一同举到老艾露的面前,“麒麟在弥留之际曾经告诉过我,拥有龙腔和这截峯山龙的骸骨,我或许有办法提前结束这场战争。那家伙不愿让我把复生的机会消耗在它的身上,这也是原因之一。”

  “凭一人之力结束战争?这怎么可能?”

  “真龙不会说谎,它这样说自有它的道理。”年轻人摩挲着手上的骨刃,“不过麒麟至死都没有透露更多的情报,我也不清楚怎样才做得到……我需要时间,需要自由,需要一切能帮我彻底弄懂龙腔和这柄剑的用法的助力,我不能把精力浪费在躲避猎人工会的追捕上。”

  “所以,我要一个和工会对话的机会,哪怕这个机会会让我踏进骑士团的大牢。”

  老艾露在暗影猎人面前来回踱着步,半晌才停下来,仰头道:“新大陆上工会的分部遍地,五星强者云集,轮不到你把停战的担子压在自己的肩上……这不是你该承受的东西。”

  “和战力的强弱无关,这是麒麟给我指明的道路。”封尘重重地摇摇头,“我是大陆上唯一一个既拥有龙腔,又懂得如何使用峯山龙骨的人。我花了两年时间想办法弄清楚赎罪的方式,弄清楚龙腔降临在我身上的意义,或许这就是我得到的答案。”

  “你不能这么做……”兽人连连摆手道,“你不知道我当初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放任你离开猎人工会。看着无名带回的关于你的情报,我每一天都在后悔自己的决定。”安菲尼斯的语气软化了些,“封尘……你要知道这不是什么儿戏,一旦落到骑士团的手里,你可能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在两年之前,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年轻猎人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这里有猎人工会需要的东西,古龙种的秘辛,关于战争的情报……甚至我本身就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工会和骑士团的决策依托的从来不是公平,而是价值高低,战争在即的今天,我想猎人工会还付不起处决我的代价。”

  他又咬了咬牙,这一次却是换成了用龙腔发声:“更何况,如今的我,龙腔已经强大到连自己也不知深浅的程度了。就算势头不妙,我相信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封尘说罢呆立了半晌,见六星猎人仍是不为所动,终于唉叹一声:“算了,教官,我不是来说服您的,这毕竟是我自己的选择……”

  话音落尽,龙语者决然望向远处黑魆魆的树丛。二人站立之处不远,两只林鸟忽有所感,扑棱棱地从树梢上飞起来。林鸟牵动了腿上的细绳,只听连声闷响,两颗红色的信号弹不分先后地升入天际。

  “你这是胡闹!”关心则乱,老艾露不由得失声叫道。信号弹在夜空中划出两道耀眼的光带,最近的飞空艇已经调转了船头,营地的望塔也将望镜延伸了过来。安菲尼斯伸手去拉封尘的胳膊,打算将他即刻转移走,肉掌中却被强行塞进了两样东西,正是龙玉和封尘的骨刃。

  “在我回来之前,它们就拜托教官您保管了。”巡行飞艇还未靠近百米,舰载闪光弹就率先击发了出来。强烈的眩光将信号弹升起的地方附近,连同封尘所站的位置一并照亮得有如白昼。沐浴在白光中,叛逃猎人顺从地蹲下身去,单手剑和圆盾远远丢出,双手合抱到背后。

  龙语者稍稍抬起头,装作没有看见安菲尼斯复杂难明的脸色,小声回忆道:“还有,莫林那家伙,他恐怕是和我一样的人。在塔顶的时候,莫林在场的期间,我和麒麟的沟通曾一度被什么遮断过,他还知道一些只有通过龙腔才能理解的事实。”

  “那家伙也有‘龙腔’……龙语的本质是一种‘知识’,考虑到他的阅历,和作为执事长有权限接触到的情报,他或许比我还要强大得多。”







Ps:书友们,我是庄成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guaiwulierenzhishoutuz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不羁的青春重生之大涅磐重生之大涅磐万古剑神无限先知太古剑尊神级护花保镖拳震美利坚拳震美利坚2012科技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