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寒门状元

w88优德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9-07-11 15:36: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修罗武神都市奇门医圣武炼巅峰绝品邪少儒道至圣我的贴身校花
  除夕这天,是年前京师各官署最后一天当差,张苑老早便到吏部去找沈溪,却被告知沈溪没到衙门来。

  张苑本想多等一会儿,却见吏部右侍郎王敞进得门来,连忙过去打招呼,王敞在得知张苑的来意后不由惊讶地问道:“沈尚书今日轮休,年前的事都已处置完毕,也就不会再来吏部应卯,莫非张公公不知么?”

  张苑奇怪地问道:“吏部考核,不是尚未完成吗?”

  王敞笑了笑道:“没完成的,也都会放到年后,这上吊还要喘口气呢……年初三再行考核,这次由沈尚书面对面考核,张公公是为此事而来吧?”

  本来张苑并不是为吏部那项事务而来,他找沈溪纯粹是想问朝中一些事,属于太监跟外臣间私下见面,本就不合规矩,哪里敢据实相告?

  “嗯。”

  张苑点了点头,他没找出借口,倒是王敞先帮他想出来了。

  王敞道:“若是因此事前来的话,可能要往沈府走一趟……这年底各家都很忙,走亲访友也多一些,沈尚书是否留在府上很难说……”

  张苑听了脸色不太好看,还是笑着向王敞谢过,然后转身出了吏部大门。

  ……

  ……

  这边张苑刚走不久,沈溪便出现在吏部前院,让王敞多少有些意外。

  得到传报的王敞来到院中,向信步而来的沈溪问道:“之厚,不是说今日不到吏部和兵部应卯么?怎还是过来了?之前司礼监掌印张公公来访,说是为年后考满之事找你商议,你可知晓?”

  沈溪皱眉道:“陛下都没安排的事情,张公公作何要找本官商议?吏部考核,几时跟司礼监有牵连了?”

  王敞一怔,随即好像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张苑来的目的绝非是为吏部考核,当下轻轻拍了一下脑门儿:

  “哎呀,看看我这脑子,怕是误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之厚你去司礼监找找张公公?”

  “不必了。”

  沈溪道,“入宫一趟很麻烦,再者他若有要紧公务,绝对会留下书信,既未留,说明并非是迫在眉睫之事。”

  王敞释然地点了点头,随后又道:“之厚你来官衙,是有要事需立即解决?”

  沈溪一摆手:“王老,咱们进去说话吧,外面太过寒冷,里边热和些。”

  二人一起进了公事房,虽然当天并非休沐日,但因吏部于年前的事基本已完成,当天前来吏部应卯的官吏很少,见到沈溪跟王敞进来,旁人都识相往后衙去了。

  等公事房只剩下二人,王敞这才道:“之厚有什么事,只管说出来,若是老朽不适合留在此,也不多打扰。”

  王敞很识时务,他知道自己虽为吏部侍郎,但涉及朝中核心决策,他无权过问,沈溪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已不单纯是吏部尚书这么简单。

  虽然进入明朝中期后,六部权力被内阁侵夺,但从制度规定上,内阁不具备干预六部的权力,这是内阁与宰相制度的深刻区别所决定的。内阁虽然在权力和地位上逐渐建立起对六部的优势,但并不能够直接控制六部,六部仍享有独立的行政权力。内阁只能利用其政务处理和决策上相对有利地位来达到干预和牵制六部权力的目的。

  实际上,内阁和六部的争权主要集中在人事任命上。

  按照朝廷的规定,四品以下官员的升迁由吏部直接决定,四品以上的官员才需要内阁和吏部商量,四品官员是一个中高级官员了,一些位置重要的知府或者道台才是四品官,而知县、知州等小官对于吏部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所以官员根本不敢得罪吏部尚书,因为一旦得罪,那么吏部尚书就可以在职权范围内将其调到一些边远之地受苦。

  而道台、布政使这些重要的官员,一般都是吏部和内阁进行商量,内阁大学士很厉害,但是内阁中还有其他学士,他们的权力不见得有吏部尚书大,所以一般的吏部尚书如果不是进递内阁首辅或者次辅,一般不想进内阁,还不如继续拿捏别人的官帽来得畅快。

  事实上,明朝历史上很多内阁首辅,都是通过控制吏部进而获得权力,否则说不清楚首辅跟吏部尚书谁更大,如此一来,沈溪俨然就是朝中跟内阁首辅抗衡的另一面旗帜,跟半个宰相差不多。

  沈溪道:“年底得到消息,说是南直隶和闽浙一些官员,牵扯到倭寇案,很多人利用手上的权力,中饱私囊,甚至纵容倭寇为非作歹。身为吏部尚书,在下自是要尽快将这件事呈奏陛下。”

  王敞先是一怔,觉得沈溪说的事不小,但仔细一想后,又觉得有哪里不妥,心想:“这地方上的消息,不都该由通政司往内阁送?怎么之厚会知晓?还是说这是谢阁老的意思,靠司礼监无法将消息传递给陛下?”

  按照大明制度,地方事务应由地方官员把奏疏呈递京城,走通政司、内阁到司礼监的流程,而非由沈溪这个吏部尚书直接过问,这也是王敞不解之处。

  不过因事关重大,沈溪亲自提出来,而且着手开始写奏疏,王敞便不好多问。

  但王敞心中仍旧有很多疑问,除了之前想到的关于地方呈奏流程等问题,他还在想:“有事的话,之厚完全可以在家里将奏疏完成,再呈递通政司,他直接到吏部衙门来写这奏疏,却是为何?莫非事情仓促,他临时过来写奏疏,甚至未回府?”

  这边沈溪埋头书写,不再说话,王敞也就没有打扰。

  一直等沈溪将奏疏写完,王敞探头看了一眼,却无法窥明沈溪具体写了什么。

  沈溪抬起头来,道:“我准备往豹房去一趟,王老您是否同行?”

  王敞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哪怕吏部侍郎的位置再显赫,他也没资格面圣,而且这个节骨眼儿上谁去面圣必会成为众矢之的,连忙摆了摆手,婉拒道:“此事关系重大,之厚你还是快些往豹房求见陛下,或者需要老朽帮你传达给什么人么?”

  王敞是个老狐狸,想知道这件事是否为谢迁知悉,若不知情,沈溪是否想有将消息泄露出去的意思。

  沈溪道:“谢阁老已得知此事,不需王老您传达……我这就去了,告辞。”

  沈溪站起身便走,临行前说的这番话,让王敞长长地松了口气。

  王敞心道:“于乔知道就好,如今看来,文官内部又是一团和睦,别跟之前一样总是内斗不休,以至于阉党有机可趁,那就非朝臣所愿。”

  ……

  ……

  除夕日,不但京城各权贵大臣忙着过年,豹房也在筹备当日晚宴。

  因为朱厚照没下达赐宴的谕旨,也就是说当年应该没有弘治年间例行的新年赐宴,但就算皇帝不宴请大臣,但还是会召集宠信近臣开一个内部宴席,照理说江彬、钱宁、许泰以及司马真人等近臣都可以参加。

  沈溪突然于这天上午到豹房,让豹房众人始料未及。

  小拧子本还在跟司礼监的李兴等人商议年初这段时间豹房用度问题,突然有太监进来,凑到他跟前说及沈溪前来求见之事。

  “你们先说着,咱家有要紧事办。”小拧子很着急,匆忙于豹房东边一处侧院内出来,往正门而去。

  此时张苑也得到消息往豹房赶来,不过他并非是从皇宫又或者私人宅邸出发,而是从沈家府宅过来。

  张苑这一上午都在找寻沈溪,却未料沈溪人已经到了豹房。

  小拧子刚到门口,便见沈溪在江彬的陪同下进入豹房正门。

  小拧子瞪了江彬一眼,江彬却完全不当回事,小拧子上前拦住二人去路:“沈大人,今儿是大年三十,阖家团聚庆祝新春,你有何事需要觐见陛下?”

  “实在是有要事启奏。”

  沈溪没有更多的话,就这么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小拧子微微皱眉,似在奇怪为何江彬不阻拦沈溪,但想到朱厚照三令五申一旦沈溪来豹房请见可以畅行无阻,便明白就算平时不识相的江彬,也开始巴结起沈溪这个朝中重臣来了。

  “拧公公有事么?”

  江彬在旁笑眯眯地问道。

  小拧子让开道,让二人可以继续往豹房内院,小拧子则跟在沈溪身后,想问清楚到底是何事。

  不过沈溪没心思回答小拧子的问题,反而问道:“拧公公,陛下如今是歇着,还是在做旁的事?”

  小拧子一愣,道:“早前陛下便已歇下,这会儿……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若事情不打紧的话,其实可以等下午……莫非事情真的很紧急?”

  他马上意识到,若是沈溪要找朱厚照说的事的确非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地府微信群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主神猎手每日一娇[穿书]都市少帅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重生1966首辅养成手册奶爸的修仙之路九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