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剑来

w88优德

剑来 | 作者:烽火戏诸侯 | 更新时间:2019-08-13 21:05: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混沌剑神绝品邪少武炼巅峰我的贴身校花都市奇门医圣校花的贴身高手
  历史上所有剑气长城的攻守战初期,景象如何,白炼霜说了两个字,极为精准,送死。

  城头之上,剑仙与剑修,齐齐祭出飞剑,铺天盖地,剑气如汹涌潮水,往南方涌去,所过之地,皆是齑粉。

  战场上蜂拥向剑气长城的妖族,如同被割草一般,一茬一茬成片倒地不起。

  蛮荒天下悬有三轮月,此处城头月色最多。

  城头之上剑修如云,飞剑一出,深夜亮如昼,足可让月色黯然失色。

  密密麻麻的妖族,浩浩荡荡逆流而上,想要形成蚁附攻城的局面,为时尚早,早得很。

  只能靠不计其数的性命去消耗剑修的灵气,换取接近剑气长城的机会,战场每向北方推进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专门有一拨大妖现出真身,在飞升境大妖重光的带领下,负责将一座座从蛮荒天下大地拔出的山峰,扛到南方战场,然后倾力砸向剑气长城。

  被誉为巅峰十人候补的大剑仙岳青,腰悬佩剑两把,一把雄镇五嶽,一把剑坊制式长剑,皆未出鞘,之上祭出两把本命飞剑,其中那把百丈泉,如大瀑倾泻,将一座座呼啸丢掷向城头的山峰打落大地,大地震颤,砸死妖族无数,又有飞剑云雀在天,剑气如一场滂沱大雨落在战场上。

  北俱芦洲太徽剑宗宗主韩槐子,飞剑所指,不在战场那些送死的妖族身上,配合岳青,一起打落那些砸向城头的山峰。

  晏家首席供奉,仙人境剑修李退密,也有两把本命飞剑,一把白蛟,一把黑螭,飞剑祭出后如两条百丈蛟龙,在大地之上肆意翻滚,绞杀妖族。

  仙人境米祜本命飞剑“鳌鱼”,离开城头,便直接没入大地,在战场上撕裂出一条条沟壑,负责阻滞妖族推进势头。

  弟弟米裕祭出飞剑“霞满天”,联手兄长米裕,在那沟壑当中生出浓稠似水的霞光剑气,防止敌方大妖填平沟壑,同时碾杀所有落入沟壑当中的妖族。

  又有南婆娑洲剑仙元青蜀祭出飞剑“霜雪”,为米家兄弟剑仙稳固沟壑,剑气沛然,许多十数道大大小小沟壑边缘的妖族,如置身于酷寒冻骨的霜雪天,大地积雪深厚,漫天雪花碎屑,以真身体魄坚韧著称于世的妖族,双脚皆是被剑气消融血肉,白骨裸露,身躯亦是血肉模糊。

  在玉璞境瓶颈停滞多年的剑仙吴承霈,盘腿坐在城头,本命飞剑“甘露”,是一把在剑气长城都算极为奇怪的飞剑,飞剑甘露并无定式,落在了战场无数尸骸堆积、鲜血深潭当中,吴承霈竟是屏气凝神,并未向妖族出剑,反而开始静心炼剑。

  女子剑仙周澄虽然境界不高,但是身负独到气运,作为她这一脉的最后仅存之人,在城头修行的漫长岁月里,能够获得历代祖师的剑意,淬炼为本命飞剑,最终铸造、温养出一把本命飞剑“七彩”,剑光七色,宛如一人拥有七把本命飞剑。

  位于巅峰十大剑仙之列的纳兰烧苇和陆芝,并未出剑,两人带领十数位飞剑极快的上五境剑仙,只是巡视战场,专门针对那些隐匿在妖族大军当中的大妖,若是有妖族临近城头,也会出剑斩杀,绝对不让妖族轻而易举推进到城头下方。

  剑气长城城头上,剑修各司其职。

  上五境剑修,飞剑是那剑气潮水的的潮头最前方,离开城头最远,对敌杀敌最多,自然最耗灵气,也最为凶险,

  元婴、金丹两境界的地仙剑修,紧随其后,并不要求这些剑修一味求远杀妖,只需要稳固住那条出城剑气江河的阵型。若有余力,就找机会斩杀那些身披法袍、符箓铠甲的妖族修士,尤其是这拨人秘密护送的阵师,一发现迹象,必须不计代价,也要将其当场斩杀。

  所有金丹之下的中五境剑修,出剑更需小心,首要任务,根本不是杀敌,而是结阵在城头之前。以免被某些专门针对他们的妖族伤及本命飞剑。

  三拨剑修,各有轮换,摆出花架子吓唬人,毕竟吓不死人,剑气长城每一位剑修出剑,永远是在追求实打实的战果。

  毕竟大妖攻城,不是几天几个月的事情,往往会持续数年之久。

  蛮荒天下妖族,三天三夜的攻城,就真的只是一道开胃菜。

  这期间唯一的意外,是那唯一抛头露面的十四头大妖之一,高坐于枯骨王座的白莹,好似监军一般的巍峨存在,他曾经起身一次,施展白骨观神通。流血千里的战场之上,瞬间便站起了数千位妖族修士的白骨尸骸,只是不知为何,也不攻城,也不撤退,就那么直愣愣站在战场上,只是任由剑气打碎全部,彻底失去了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白莹坐回王座,伸出一只手掌,好像是示意剑气长城的剑修们继续出剑。

  白莹多看了一眼玉璞境剑仙吴承霈,对于那把本命飞剑“甘霖”,颇有兴趣。

  白莹眼光看到了战场更远处,若是形销骨立过后,同时能够沐浴甘霖,帮着淬炼魂魄,是可以裨益大道些许的。

  除此之外,白莹并不觉得这般厮杀,有什么值得自己多看一眼的。

  除去孑然一身、不去开枝散叶的几位王座同僚,连同他白莹的白骨山在内,其余宗门势力,连同所有藩属,都倾巢出动了,所以当下的蛮荒天下,若是有人能够像那炼化月魄的道人大妖一般,在三轮明月当中,俯瞰大地,就可以看到广袤版图上,会先出一粒粒芥子,然后一条条细线纷纷往剑气长城这边缓缓移动,那些都是源源不断赶赴战场的妖族。

  每一条细线,都是动辄数万数十万的妖族,更多是灵智未开的傀儡,被修士驾驭控制,其中也有无数走上修道之路、化作人形的妖族修士,还有众多的一方豪杰,学那浩然天下建造出来的王朝,深山大泽的凶戾妖物,占据蛮瘴之地的,坐拥风水宝地的,各路山水神祇、厉鬼冤魂,无一例外,最少都需要拿出一半的家底,攻打剑气长城。

  若是攻不下城头,当然就是送死。

  可想要攻破城头,就不得不送死,只要耗得起,舍得死更多的无用蝼蚁,死得越多,看似高不可攀、坚不可摧的剑气长城,就会越来越失去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无的那一刻,就是那位陈清都身死道消、彻底魂飞魄散的那一刻。剑气长城自成一座大天地,陈清都如何守住这份优势,蛮荒天下如何抹掉这份劣势,这就是攻守战的最关键所在,甚至可以说是唯一要做的事情。

  什么剑仙出剑,什么蚁附攻城,都是在争夺这个。

  蛮荒天下只需拿出一半的底蕴,剑气长城必定守不住。

  不但剑气长城守不住,浩然天下也要被殃及数洲之地,例如距离倒悬山最近的南婆娑洲,西南扶摇洲,东南桐叶洲。

  所以沉寂万年的灰衣老者再次现身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将一座蛮荒天下分成二十块地盘,要十四头大妖,谁都无法例外,必须调动其中一块地盘的最少半数势力,前往剑气长城,完不成的这点小任务的,就没活着的必要了,战事一起,率先登上城头,去领教领教陈清都的剑术高低,不愿意,就去古井底下待着去。

  二十块地盘,若是修士相对而言,整体境界不够,那就靠数量来凑,更好。但是有一点必须做成,所有的上五境妖族,必须一个不落,悉数往北方赶路,任何避战不出,胆敢躲藏隐匿的,直接宰了。不过对于这些辛苦挣扎到上五境的存在,也不可太过逼迫,只要愿意出战,除了未来的封赏不可少了半点,

  率军出征之初,也该先得了一份重礼,若是这些存在战死在了剑气长城,没能瞧见那座浩然天下一眼,那么他们的子嗣或是嫡传,可以保证在蛮荒天下版图上,如同封王就藩,得以占据一方,疆域大小,依照战死大妖的境界和战功来定,千年之内谁都不可侵犯丝毫。若是攻破了剑气长城之后,不但在家乡可以得到封赏,而且任何一位上五境妖物,亦可在那边异常丰沃的新天下,直接开宗立派。

  这份托月山牵头,联手十四头大妖一起签订的契约,如今已经传遍整座蛮荒天下。

  二十块地盘,每一块地盘之内,若是顶尖修士境界够了,可是欠缺那法袍、甲胄、法宝的,灰衣老者说得很直接,那就有劳十四位出点力,别藏掖家底了,不管是自己掏腰包,还是跟谁借,都送出去,反正到了浩然天下,按照既定策略,各自搜刮便是,不计手段,保证最少双倍找补回来,不够的,到时候只管找他和托月山讨要补偿。

  此次攻城,井然有序,分为八个阶段。

  如今才是第一个阶段刚刚拉开序幕罢了。

  之后剑气长城这些剑仙就会意外不断,例如蛮荒天下也有十境纯粹武夫,有那搁放在山岳渡船之上的墨家剑舟,甚至会有那城头上下,剑修与剑修,双方只以剑对剑的壮观画面。蛮荒天下这边也会聚集一大拨兵家修士,清一色身披甲丸至宝,到时候战场之上,还会凭空出现一大堆高山,是十数个王朝被搬空的五岳大山,会有无数修士在一座座山岳之上,下一场法宝大雨。如今己方战场之上,所有妖族需要高高仰视那座城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会越来越高。

  最终一座剑气长城,会成为蛮荒天下真正意义上的版图,此消彼长,风水轮流转,到时候再与那浩然天下对峙,就成了妖族进可攻退可守。

  白莹开始饮酒,听闻浩然天下多仙家酒酿,

  城头上那些心高气傲的剑仙,不是喜欢倾力出剑杀妖吗,只管痛快出剑,尽管捞取战功,反正都会被战功撑死的。

  其实从那场十三之争开始,蛮荒天下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三场都以蛮荒天下惨败撤退告终的攻城战,皆是蛮荒天下用以演武而已。

  剑气长城好似应运而生,崛起了一大拨以宁姚领衔的年轻天才。

  其实蛮荒天下何尝不是。

  拥有最老刑徒观照一部分魂魄的少年离真,当然是其中之一,死了便死了,老祖都不心疼,更不劳他白莹惋惜。

  要知道如今也有那妖族年轻百剑仙一说,只以大道资质好坏、未来成就高低来定,不以暂时境界深浅、战力强弱划分,那大髯汉子的唯一弟子,背箧,在一百剑修当中,排名不过第三。

  按照剑气长城的习惯,以往等到战事均势或是劣势之际,剑仙就会一起离开城头,将战场分割,出现在最前线,死死阻挡住妖族的后续攻势。

  然后就轮到了地仙剑修和宁姚这些天才离开城头,在战场上双方绞杀,生生死死,各凭本事,各看天命。

  到了那个时候,孱弱不堪的下五境剑修就会出现在城头上,一旦有大妖成功登上城头,哪怕被留守城头的疲惫剑仙拦截,依旧会殃及无数可怜蝼蚁。

  不断有飞剑掠出城头,无数道剑光拖曳出无数条流萤,期间不断有剑修收取本命飞剑,退回城头,然后这些剑修就要退出城头第一线,去往靠近北边城头的那边温养飞剑,吞咽丹药,呼吸吐纳,重新积蓄灵气,与此同时,下一拨剑修迅速补上位置,轮番上阵,御剑阻敌。

  这就是剑气长城最让蛮荒天下头疼的地方。

  剑修大可以坐镇城头,一点一点消耗妖族大军的数量。

  妖族也曾有那观战的大妖,亲眼目睹这副画卷过后,不得不伤感唏嘘一句,我族攻城,如那庞然大物,臃肿不堪,战场之上,坐等剥削,何其惨烈无助,何等徒劳无功。

  剑气长城之上,出现了一位鬼鬼祟祟的黑衣少年,登上城头后,在邻近的衣坊剑坊设置的临时铺子,少年好似十分怕死,领了一件法袍套在外边,腰间悬佩一把剑坊制式长剑,然后撒腿飞奔,期间有蛮荒天下山岳被剑仙击碎,碎石飞溅,剑气长城极长,哪怕有剑仙出剑粉碎大半,依旧有那漏网之鱼,坠落在城头这边,声势极大,黑衣少年伸出双手,替几位躲避不及的中五境年轻剑修,挡下了那块大如屋舍的巨石,身材修长、面容普通的黑衣少年虽然挡下了大石,但是呕血不已,不等那些年轻剑修道一声谢,少年便擦了擦血迹,继续踉跄奔走。

  最后这少年终于找到了一拨熟悉面孔。

  在这之前,见到了不少情理之中的熟人,例如金丹瓶颈剑修庞元济,以及那个不待在哥哥高野侯身边、却赖在庞元济身边出剑的少女高幼清。

  也见到一些意外之外、不太相熟之人,都站在苦夏剑仙身侧祭出本命飞剑,林君璧,朱枚,金真梦。

  那拨来自中土神洲邵元王朝的年轻天才剑修,严律、蒋观澄都已撤离剑气长城,早已通过倒悬山跨洲渡船,据说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剑来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anl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古最强宗透视小校医山村小医师重生之嫡女有毒死人客栈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惹上冷殿下都市之至尊战神那些年,我爱过的女人神眼鉴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