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7-05-06 13:11: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武炼巅峰修罗武神
  说着,秦宇掌心灵光微闪,取出一只玉盒,打开后露出一颗果核。惊人生气息,从中散出来,只是吸一口气,便让人精神大振。

  “万古混元果!”大祭祀低呼,眼神露出激动,“没想到殿下,竟有这般贵重宝物,图屠有救了!”

  他吸一口气,肃然道:“还请殿下放心,老奴只取果核中一缕元气,不会对它造成损伤。”

  秦宇点头,“好。”

  图霸等惊喜、期待眼神中,大祭祀双接过玉盒,仔细看了几眼果核,眼神露出赞叹,抬一指点落,他指尖凝出一颗,珍珠粒大小的血球,一缕白色泛绿光芒,从果核中飞出,融入血球内。

  大祭祀急忙屈指一弹,血珠飞入图屠体内,他身体蓦地一颤,表面大量腐烂血肉脱落,黑血滚滚流淌,惨叫一声直挺挺倒下,直接昏死过去。

  大祭祀脚下一踏,地面如活物般蠕动,将腐蚀、毒血全部掩埋。图屠身体表面,血肉蠕动着快生长,很快就恢复如初,脸上带着一丝解脱沉沉睡去。

  大祭祀长出一口气,面露笑容,“好了,将图屠带下去,休息一段时间就可痊愈。”

  图霸恭谨称是,又满脸感激对秦宇行礼,这才抱起图屠,带着一众巨人族转身离开。

  “圣子殿下,图屠屡次对您不敬,您还愿动用宝物救他,实在是宽厚仁慈,待他醒来后,老奴会让他磕头赔罪。”大祭祀双将玉盒奉还。

  秦宇目光微闪,“赔罪就不必了,秦某想知道,刚才引出果核元气的法,对大祭祀是否有损耗?”

  大祭祀略一错愕,试探道:“圣子殿下是想取果核中元气?”

  秦宇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大祭祀认真道:“殿下请恕老奴无礼,直接取走果核元气,或许可以提升实力,但这种做法并不可取。”他抬一指,“殿下请看这清潭,想来以殿下的眼力,应该能够现,泉水之所以有修复、强化肉身作用,就是因为这株神炼。而这株神莲,便是久远岁月前,我部落当代大祭祀,因功受圣地赏赐,得到的一朵莲台中,一颗莲子培育而成。”

  “尽管因为灵力匮乏,再加上没有合适的照顾法,这株神莲生长极其缓慢,可只是刚刚芽,就让这泉水有了神奇效果,是我巨人族最贵重的传承至宝。”

  秦宇眼神一亮,“大祭祀的意思是,秦某中的果核,也能进行培育?”

  大祭祀躬身,“老奴不敢确保一定能成功,可一旦有所成,所获得好处,将远远大于直接汲取果核元气。老奴斗胆提出建议,具体如何做,还是由殿下决定,若您仍要取出果核元气,对老奴而言倒也并非难事。”

  秦宇道:“多谢大祭祀提醒,既然果核可以培育,我自当尝试一下。”难怪,救图屠的时候,大祭祀会郑重表示,不会损耗果核。

  巨人族不能将神莲培育出来,他掌握小蓝灯,却是有几分把握。想到未来一日,有可能收获一颗,挂满万古混元果的果树,他心头也忍不住的生出激动。

  盖上玉盒,将它收回储物戒,秦宇眼神落到泉水上。

  大祭祀察言观色,恭敬道:“圣子殿下身份尊贵,又宽宏大量赦免我部小辈冒犯,巨人族无以回报,唯有这处泉水,或许对圣子殿下有些用处,殿下尽可使用。”

  秦宇一喜,“多谢大祭祀,秦某便不客气了,但请大祭祀放心,我绝不会动泉水中的神莲。”

  大祭祀心头微松,他怕的就是,秦宇不舍得动用果核,却把主意打到巨人族的神莲上,如今担忧尽去,笑容越灿烂,“如此,老奴不打搅殿下修炼,就先告退了。如有任何需要,殿下呼唤就是,老奴随时待命。”

  他转身飞向黑湖,带着等在岸边的图霸等人,直奔部落而去。

  秦宇看了一眼地面泉水,眼神露出笑意,九界圣地的圣子身份,倒是帮了他大忙。希望这些泉水,能帮他肉身再进一步,达到王阶魔体圆满地步,若能再次觉醒魔体战技,他的实力将会有极大提升。

  脚下一踏,秦宇落入泉水中,无数微凉气息,争先恐后向他体内钻去,他急忙闭目吸收。

  咚——

  咚——

  胸膛间,心脏大力跳动,血管中奔趟的鲜血,出一声声兴奋欢呼。秦宇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在不断强大,与万古混元果的效果虽不能比,却也已经极为惊人。

  一连三日,秦宇都滞留在泉水中,因为他的修炼,整个泉水比较最初,下降了足足数尺。

  要知道,即便图霸、图屠等巨人族年轻代天才,每人能够得到的泉水,数量都极为有限。如果兑换成等价灵石,秦宇这三天时间的修炼,至少花费了几千万之巨,甚至是更多!

  唰——

  秦宇睁开眼,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