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7-07-03 22:49: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武炼巅峰修罗武神
  “姚斌!不要仗着宗中丹道第一人的名头,就敢对田长老不敬!”

  “马上向长老道歉,不然我保证,你一定后悔!”

  “什么东西,居然敢在田长老面前张牙舞爪,简直不知死活!”

  后面人群一阵咆哮,都在毫不犹豫的把握机会,表现自己的忠诚。

  田震抬手,声音瞬间消失,“姚大师,真要如此吗?”

  秦宇神色诚恳,“请长老相信,若非给您留了脸面,姚某不在这段时间抓捕的妖兽,您也得按价格支付。”

  田震叹一口气,“原本还想着,跟姚大师交朋友的,实在是可惜了。”眼中精芒一闪,“你我皆为魔道之修,那便按魔道规矩办事,只要姚大师能受住老夫一拳,妖兽猎场今日双手奉还,之前捕捉的也如大师所言照价赔偿,不知姚大师可敢答应?”

  秦宇微笑,“有何不敢?”说话时他一步踏落,身影如闪电瞬间逼近,“不过,你我之间调转,田长老若能受我一拳,这座妖兽猎场便送你了。”

  田震大笑,“好,老夫领教!”他双手握拳,猛地向外一分,抬头一声咆哮,体内传出“噼里啪啦”骨骼爆鸣。原本瘦高的身体,肌肉瞬间高鼓,呈现淡淡金色,化身为恐怖阎罗。

  天地间,一声咆哮响起,田震头顶之上出现一尊法相,样貌与本尊颇为相似,恐怖气息铺天盖地爆发!

  两名丹道大师,脸上露出笑容,眼神看向秦宇,鄙夷半点不加遮掩。田长老宗中排名的确不高,但他沧海四层修为,又修炼成金刚伏魔,防御比杀伐能力更要强横。哪怕沧海六层也未必可以,破开田长老的防御,姚斌又能如何?

  果然,当初拉田震一起动手,谋取四号妖兽猎场的决定无比正确,姓姚的即便回来又如何?自取其辱罢了!

  一群座下修士眼露敬畏、崇拜,看向秦宇时,露出残忍笑容,似乎看到他一拳落下,将自己震成骨断筋折的下场。

  秦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愧是魔道十二分支之一的黑魔宗,果真藏龙卧虎,名声不显的田震,竟也有如此实力。

  但也仅仅如此。

  巩固沧海境界后,秦宇虽未试验过,自己如今真正实力,可直觉告诉他,碾压田震绝无问题。

  唰——

  一道银白之光划过,比闪电都要更快,肉眼根本无法捕捉,锋锐、毁灭、杀戮气息,虽然一现即收,却让此处所有修士,心脏剧烈收缩,油然生出一份我为鱼肉的恐惧。

  田震瞪大眼,满脸呆滞、错愕,他缓缓低头,胸口突然传出血肉撕裂声,鲜血瞬间打湿衣衫,膨胀起来的身体,像是被刺破的气球,快速干瘪下去,甚至比最初时更瘦,简直成了皮包骨头。

  头顶上的法相,自胸前开始,一道裂纹悄然浮现,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密密麻麻,直至遍布整个法相。

  呼——

  天地间狂风骤起,法相坍塌形成的灵力大潮,将几颗大树连根拔起,转眼被绞成粉碎。两位丹道大师,及一众座下弟子,惶然尖叫着被掀飞出去,尽管不会因此丢掉性命,吃尽苦头却是在所难免。

  田震嘴唇动了动,眼神抬起落到秦宇身上,震撼中更有一丝敬畏,因为刚才他隐约察觉到,那道劈来的银色光芒,在最后收敛了部分力量,否则他如今绝不仅仅是,被破去神通受创如此简单的下场。

  姚斌有杀他的实力!

  这念头一起,田震心头冰寒,旋即就是不合时宜,却不可压制的悔意。

  因为有个好弟子,他在黑魔宗过的极其优渥,多一个四号妖兽猎场,也只是锦上添花。

  谁能想到,因为这件事情,竟得罪了如此恐怖的人物!

  心中将两个,鼓动他出手的丹道大师,祖上十八代女性问候一遍,田震挤出笑脸,“姚大师好修为,老夫甘拜下风,妖兽猎场入口钥匙在此,请大师收下。”交回钥匙他继续道:“之前多有冒犯,为表歉意,老夫愿支付五千万灵石,用以购买捕捉到的妖兽。”

  秦宇并未拒绝,田震干脆交出灵石卡后,转身带人就走,一句、半句的场面话都不敢留下。魔道实力为尊,强者至高无上,哪怕当代宗主是他的弟子,也绝对不敢与上位者为敌,否则即便被杀死,也是咎由自取,不会有人为他出头。

  目送一行仓惶离开,秦宇抬头看向黑魔宗山门深处,那里天地灵力更加浓郁,是宗门高层居住的地方。

  先前饶过冯昌京,现在对田震手下留情,并非秦宇心慈手软,而是从他回到黑魔宗后,事情就透着诡异。

  通过徐生,秦宇知道了事情大概,尽管不清楚真正原因,可黑魔宗方面对他的关注,显然不太正常。

  要知道,修士闭关情况很普遍,尤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