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1-30 23:01: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p>  前一刻内心敬仰如东流水的狐朋狗友,如今像是被拿住脖子的鹌鹑,眼珠瞪的滚圆嘴巴张大了,丝丝溜溜往外吐着冷气。白启子死了?他居然就这么死了,几人脑袋“轰隆隆”一片,恐惧如冰冷潮水将他们心神淹没。

  有劫仙境老子的白启子,都如鸡、鸭般被杀了,何况他们这些阿猫阿狗?有那胆子小的已瘫倒在地,身体抽搐着很快腥臊一片。

  不过秦宇根本就没动他们的心思,杀白启子一个就已足够,何必再让自己担上个,凶残嗜杀的恶名。更何况,这些人他不为难,但料想今日之后,他们日子也绝不会好过。

  海蓝蓝咬了咬嘴唇,尽管理智告诉她秦宇不该这样做,心里却更多几分钦佩,需知这世上,并非谁都能有这种魄力的。唉,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能尽量做好善后,将风波影响降到最低了。

  她上前一步,轻声道:“殿下,我们先回去吧。”

  秦宇摇头,“等一下。”

  海蓝蓝张了张嘴,她多少有些了解秦宇的性子,既然这样说了,心里便已打定了主意。虽有些不安,可由于再三她终归没有多言,以秦宇圣宫圣子身份,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凶险。

  微微侧首,看向图屠麾下的真魔卫,魔侍大人应已得到消息,等他赶过来后便可万无一失了。

  海蓝蓝却不知道,这群真魔卫的小头领,如今掩在甲胄下的面孔,早已是煞白一片。秦宇暴起出手杀了白启子后,他便知道事情不能善了,可消息传了很多次,却没得到丁点回应。

  一片沉寂中,秦宇突然抬头看向头顶,空间突然崩碎,无数道粗大裂纹向外急速蔓延,白信远面沉如水走出,周身森然气机流转,眼眸间杀意滔天。

  “是谁害了我儿?”

  低沉夹杂痛苦的咆哮,如滚滚惊雷响彻八方,恐怖气息笼罩整座山峰,无数好奇山巅大宅中发生什么却不敢靠近的修士,身体蓦地僵直,继而脸色发白汗如雨下。

  谁都不是傻子,只这一句话便知晓了整件事,圣子殿下居然杀了白启子,难道便不知他的身份吗?碧落黄泉的人,向来最是霸道,这件事绝对要闹大了!

  劫仙境暴怒而至,强悍无匹气息让天地规则为之颤栗,虚空似掀起惊涛骇浪,欲要将人碾碎。

  秦宇身上璀璨神光陡然亮起,小圣袍直接浮现,将外界所有压力低笑,眉头皱了皱旋即归于平静。

  “白启子是我所杀。”

  白信远身体微僵,充斥杀意的愤怒面庞陡然涨得通红,额头青筋暴跳,他沉默几息降下身影,“碧落黄泉白信远,参见圣子殿下,敢问圣子小儿犯下何错,需劳您亲自动手降下雷霆之罚?”

  秦宇面无表情,“白启子冒犯了我。”只此一句,没有更多解释,因为秦宇心中清楚,自他杀了白启子开始,便已落入算计之中,解释再多都无用,既如此,不妨直接认下来。

  圣子地位尊崇,冒犯威严者当死……只此一点便足够!

  白信远嘴唇颤抖,眼眸闪过各种情绪,惊讶、震怒、悲伤、黯然,最终化为一份深沉的平静。

  他突然仰天咆哮,劫仙境修为毫无保留爆发,其声中怨恨不甘苦涩绝望,刹那间为整个魔道所感。

  ……

  丛云城,木家大宅。

  正听木家老祖缓缓讲述当年旧事的魔侍,脸色突然一变,他豁然起身眼眸之间,已是无尽冰寒。白信远的气息,他绝不会感应错,想到他近来与姚斌的纠缠,心头陡然浮现阴影。

  冷然看了木家老祖一眼,魔侍没有半点犹豫,一拳轰在虚空中,将那无形禁锢打破,身影消失不见。

  感受着空间中尚未完全散去的强悍力量,木家老祖皱了皱眉,心想安阳小子藏的够深,想来很多人都被他骗了。

  但不论如何,今日这一局仍是他胜了,如今结局已经定,即便安阳赶过去,也已经无力挽回。

  可活得久了,经历过的事情太多,懂得凡事不尘埃落定,便都有可能生变故。木家老祖微微一笑,一步踏落下去,没入空间之中。他不会允许,木家扳回一局的关键,被人破坏了去。

  ……

  轰——

  轰——

  大宅上空,苍穹接连崩碎,数道身影从中走出,每一个都散发出无尽阴寒。片片暗红冰凌,像是冰封的血液,盘旋着自头顶落下,落在地上结出一片血色霜花。

  “白兄,出了什么事?”其中一人开口,眼中竟各自有两个瞳孔,诡异无比。他看到了,身穿小圣袍的秦宇,眉头微皱,脸上多几分寒霜。

  白信远失魂落魄,腰背微弯整个人刹那间,似苍老了几千、几万年,“小儿莽撞无知,冒犯了圣子殿下,已被圣子殿下处死……”说到这里老泪纵横。

  魔侍、木家老祖一前一后赶到,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听清楚白信远口中所言,魔侍脸色大变。他哪里想到,不过短短半日时间,便闹出了这般大乱,急忙上前一步,拱手道:“白房主,此事必有隐情,本座保证一定,会帮你调查清楚。”说着眼神看向木家老祖,满是恨意。

  眼有双瞳之人冷笑,“事实具在眼下,倒是不知魔侍准备调查什么?”他缓缓抬头看来,语气森然,“圣子殿下之名,我等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小可,威严煞气极重。只是不知白家侄儿犯了何种大错,竟然罪过至死?”

  白信远抬手,“元兄不可对圣子无礼,殿下身份贵重,想来小儿的确该死,这些年白某对他疏于教导,让这孽畜越来越猖獗,方才有了今日大劫……一切皆我白家咎由自取,怨不得圣子殿下。”

  他吸一口气,“殿下,小儿既已服罪身死,还请您归还他的尸身,终归父子一场,白某希望可以让他入土为安。”

  海蓝蓝身体一僵,白信远倒是个明事理的,可白启子早已化为齑米分,要去哪里找他的尸体……糟了糟了,这下怕是要麻烦。

  果然见众人脸色不对,白信远身体一个摇晃,“殿下啊,您竟连个全尸,都没给孽子留下吗?他究竟犯了何等大罪,需以这种方式谢罪!”

  元从圣暴怒,眼眸中双瞳闪耀丝丝青芒,那青芒全无生机,便似人死之后的肤色,“好一个圣宫圣子,今日当真是见识了,但我碧落黄泉自有体系传承,与你圣宫并无绝对统属!今日之事,殿下若不能给出一个交代,休怪本座等人无礼了!”

  “我辈奋力修行,不知经过多少磨砺,于生死之间游走,方才有了今日修为,若连子女都不得庇护,要这一身修为何用?”

  “圣宫殿下虽地位尊崇,但杀我碧落黄泉劫仙独子,也需给出一份交代。”

  数位碧落黄泉劫仙修士,言辞之间寒气四溢,肃然煞意凭空而起,让人胸膛如压大石,显然白信远遭遇之事,已让他们彻底恼怒。

  魔侍脸色铁青,今日之事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布局算计秦宇。木家的邀请,还有眼前这几位,来的如此之快的碧落黄泉劫仙境,很明显都是局中一环。

  这些没有半点证据,说出来只怕会让碧落黄泉之人更加恼怒,可再不想办法遏制,局势恐怕很快就要失去掌控。

  碧落黄泉、暗夜魔域及圣宫三方,组成了整个魔道势力,虽说圣宫名义上执掌至高权利,可实际上三方互不统属,只是为了与仙宗抗衡方才联手一起。

  若碧落黄泉一方因此与圣宫生出仇怨,哪怕秦宇身为圣子,怕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该死!

  魔侍越想越是惊怒,即便明知于事无补,心底忍不住有些埋怨秦。,如今既已成了圣子,一举一动便应更加谨慎,不管为了什么,何至于一怒杀人?!且杀的还是碧落黄泉劫仙之子,现今要如何收场啊。

  山巅苍穹之下,一位又一位魔道大人物到来,得知具体经过后,眉头便忍不住皱起,眼神落到秦宇身上,露出些许不满之意。

  圣宫与碧落黄泉方面,关系向来比暗夜魔域更好,这十万年来圣君大位空悬,暗夜魔域不止一次试图,提出暂掌魔道大权的提议,皆因碧落黄泉的态度罢手。若恼了碧落黄泉一方,与暗夜魔域联手,局势只怕不妙。

  尽管圣宫统领魔道,更多只算是一份名义,却依旧牵扯了太多的利益划分,否则何至于暗夜魔域屡次谋取。若丢掉了,则会损害圣宫所属剩下,整个体系所有人的利益。

  秦宇眉头微皱,眼神落到痛苦万分,身体颤栗不止的白信远身上,心里生出几分古怪感觉。这位白房主表现很好,并不因独子身死而失去理智,可也正因他的表现,反而让局势越发失去掌控。

  巧合还是故意为之?本以为白启子是一颗弃子,便是白信远自己也被算计进来,可如今却觉得雾里看花,局势模糊起来。

  魔侍的焦虑及隐晦不满,到来大人们眼神中丝丝冷意,秦宇感受的清楚,可他心中并无慌乱。既然决定以身入局,这不过刚刚开始,岂能现在便慌了手脚。

  “白房主,姚某并不后悔杀了你儿子,他触犯圣宫之规冒犯于我,其罪理应授首!诸位今日联手问责,是要昭告魔道上下,劫仙之子触犯刑法便可无罪吗?”秦宇缓缓开口,语气平静淡漠,且不说他这番从容已不少人暗暗心惊,待听清内容后更是头皮发麻,暗道这位圣子殿下好凌厉的反击。

  白信远身形一滞,脸上越发苍白,惨然道:“圣子说的没错,是孽子罪该万死,何况殿下身份贵重,本就不必受我等指责,您要如何行事,自有您的章程。”他躬身一拜,“各位好友,你们心意白某领了,可我已不愿追究,便让这件事就此告终吧。”

  说完一口鲜血喷出,仰面而倒。

  “白兄!”元从圣一把抱住他,见多年好友不仅独子横死,更心中郁结至此,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