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2-01 00:04: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p>  条石堆砌而成的祭坛,下宽上窄,经历不知多少岁月的侵袭,如今已有多处损毁,尽显凄凉、荒芜之气。可眼神落下,依旧能够感受到,祭坛上几分至今,都未完全散去的威严。

  数道身影,如今站在祭坛下,看着它的破败,眼神酸涩之间,又有几分激动。其中一名老者,已是须发皆白,脸上层叠的皱纹,每一道都充满了岁月气息。

  他“噗通”跪下五体伏地,颤抖着亲吻大地,浊泪滚滚流下,“后世子孙不孝,令历代先祖蒙羞啊!”

  旁边诸人齐刷刷跪下,握紧拳头,神色各有沉重。

  战凌天第一个起身,缓缓道:“族叔祖,我们既能找到此处,便是先祖在天庇护,您不必太过担忧。”

  老者擦掉眼泪,“殿下说的对,是老夫的错,一时心绪难抑。”他眼神看向祭坛,“帝印就在这里,只要拿到手,殿下便可以获得,无形气运加身。”

  战凌天躬身,肃然行礼,“劳烦族叔祖!”

  老者面露肃穆,“份内之事责无旁贷,老夫这一支族人,便是为此而生,请殿下稍待我等即刻恭请帝印。”

  他一挥手,身后几人起身,眉眼带着几分缄默,散开围绕祭坛而立。

  “开始吧。”老者沉声开口。

  祭坛外,几人同时划破掌心,殷红鲜血汹涌而出,可血滴落到一半时,便被无形力量吸引,悬浮在半空。

  破败的祭坛,深处传出嗡鸣,带着沉睡无数年的虚弱与疲倦,又有遮掩不住的躁动。

  流血几人神色微变,脸上添了苍白,然后那悬浮的鲜血,拉伸出血线连入祭坛。

  吸收鲜血,地面随之震颤,祭坛表面上,一条条暗淡金纹浮现。起初杂乱无章残缺不全,可等它们数量越来越多,逐渐彼此连成一片,便化为一副复杂无比,包罗万千的恢弘阵图。

  只不过这张阵图,因祭坛损毁,也有一些地方遭到破坏,使得阵法力量不能流转。

  老者眼神扫过阵图残缺处,停顿几息,心头轻轻一叹,旋即变成决然。

  “殿下,我族所有希望,尽皆在您身上,望殿下日后一切谨慎,不负族内期待!”

  战凌天躬身,神色坚毅如石,“谨记族叔祖教诲!”

  林薇薇跪伏在地,替兄长行参拜大礼,因为她很清楚,族叔祖他们将付出何等代价。

  “您之姓名,必将留于族谱,被后世子弟铭记,感恩不尽!”

  老者展颜一笑,脸上层叠皱纹舒展,整个人好似年轻许多。他这一生,都在等待今日,想到先前心底些许犹豫,不甘,忍不住暗暗自嘲。

  果然活的久了,本能的,就变得爱惜生命。

  还好,他虽惜命,却还没忘了,身上背负的责任。

  一步上前,老者身影飘飞到祭坛上方,展开双臂周身钻出血光,猩红浓郁将他身影淹没。

  这些血光好似有着灵智,自行飞落下来,落到阵图残缺处,蠕动着融入其中,对它进行修补。

  祭坛四周,手流鲜血几人,面上露出悲怆,看着被血光淹没的老祖,心头几分怨念消散大半。

  或许正如老祖所言,这就是他们一脉的使命,早在久远岁月之前,便已经注定。

  闭上眼,几人默默催动,掌心鲜血流速更快,祭坛内部的“嗡鸣”更响,增添了几分力量感。

  阵图残缺处,金纹缓慢生长,当它彻底修复完成,祭坛上空的血光,骤然收敛干净,那老者已消失不见,只余灰烬纷纷扬扬。

  竟是以命补阵,耗尽全部!

  轰——

  金纹光芒大盛,凝出金色光柱,轰入头顶苍穹,击碎了空间,不知连通何地。闭目站在祭坛周边的修士,身体蓦地僵直,一丝丝灰白之色自足下升起,很快蔓延全身各处。

  这颜色惨淡至极,透出绝灭之意,突然一阵风刮起,他们便与那老者一样,身体在风中粉碎。

  再无半分气机保留。

  战凌天努力站的笔直,神色哀痛深沉,林薇薇已红了眼眸,大滴大滴眼泪流下。

  帝族血脉凋零,如今所余已是极少,今日后又有一脉断绝……为了帝印,真的值得吗?

  可这是兄长的决定,族中为此准备了无数年,她没有办法质疑,只能让自己跟随,牢记今日一切。

  若帝族真有重归辉煌一日,今日牺牲的众人,将得到他们应有的尊荣。

  金色光柱自祭坛出,轰碎空间,连接不可知之地,无形气机似惊涛骇浪,“轰隆隆”席卷八方。

  不过这座祭坛,似有无形伟力,将空间遮掩,不被外界所知。

  片刻后,一方巨大的青铜棺,自破碎空间中飞出。

  它表面没有半分修饰,似葬入其中之人,不屑以半分外物,彰显自身尊贵。

  只此一点,便足以看出,当年埋葬之人,生前是何等骄傲。

  战凌天脸色大变,因为眼前一幕,与他所知完全不同,根本没有帝印……这青铜棺为何会,通过祭坛降临?

  一把抓住林薇薇,他转身就要离开,尽管不知青铜棺中是什么,可他心头已感受到无尽压迫。

  但不等两人离开,整片空间刹那冻结,无形的威严,带着浩瀚无垠恐怖气息,禁锢了这方世界。

  青铜棺落到祭坛上,释放出的惊天气息,突然消失不见。

  身体恢复自由,战凌天却没有,再带着林薇薇逃走,恭谨跪地叩首。

  若要杀他们,刚才便可做到,既然留手,或另有缘由。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见识了青铜棺的威势,战凌天没半点把握,能带着妹妹全身而退。

  既如此,一动不如一静。

  吱呀——

  青铜棺轻响,棺盖旋即打开,伸出一只白净手掌,抓住棺体起身。

  棺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头戴帝王冠,身穿九龙袍,眼眸开阖神光涌动,举手投足可掌日月星河。

  这青铜棺,赫然葬着一位大帝,他周身死气弥漫,却又保留一份生机。

  生死气机交缠,彼此截然对立,却又流转自如自成一份体系,稳固不断。

  当真诡异万分。

  他眼神落到战凌天、林薇薇身上,眸子微微闪动,沉声道:“如今距离建国多少年?国势如何?”

  战凌天激动万分,尽管难以置信,可他已经认出,眼前这位似死还生的大帝,正是开国之君。那供奉在祖殿中的画像,及传承至今的图影玉简,都与眼前之人一般无二。更何况,那镇压九天的帝皇气势,根本无人可以伪装!

  “回禀祖君,迄今已是大周建国七千六百二十五万年,社稷崩塌四千万年,帝族凋零只剩一城领地,臣民不足亿万。”

  轰——

  祭坛震动,苍穹骤然色变,云雾翻滚,似凝出百万神山降临。

  战凌天身体颤抖,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

  开国大帝神色震怒,“朕入葬之时,早有遗诏留世,若江山社稷不稳,可将朕自沉睡中唤醒,尔等竟敢不尊!”

  战凌天不敢辩驳,只是埋头称罪,好在那倾天气息,很快便散去。

  开国大帝神色阴沉,“说,究竟出了何事?”

  其中必有变故。

  战凌天压制身体不适,恭谨道:“四千万年前,帝国狼烟四起,族中先辈欲召唤帝印加持国运,具体发生什么已无人知晓,只知召唤未能顺利进行,参与此事的族中先辈,一日间全部暴毙。”

  “当时帝国风雨飘摇,经此打击彻底一蹶不振,后百万年征战,国土一分为七……”

  当下,将如今神魔之地,七帝国局势道来。

  说完,战凌天小心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祖君,心头一片混沌。族中世代传承,可获取帝王气运的帝印,居然就是开国大帝……若社稷不稳时,顺利唤醒祖君,是否大周皇朝就能得以保存?

  只是这个假设,如今已没了意义,不论原因为何,大周灭亡已过三千万年。

  沉默良久,开国大帝抬头,他眼眸间神光涌动,似跨越了奔趟的时光长河,落到久远年前之前。

  许久,口中轻轻一叹,像是有所了悟。

  “朕征战千万年,终一统天下,开辟无上大业,身合国运镇压十方!因心有所感为避大祸,以生含死陷入沉睡……不料,仍不能保全帝族,延续社稷传承。”

  他眼神落下,“起来吧,你二人将朕自沉睡中唤醒,对帝族有大功,日后自有封赏。”

  战凌天、林薇薇急忙跪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