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2-01 00:24: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第四日。

  汤池中的百丈冰与火山影,如今只余不足十丈,就像是蛋壳内部,那一层半透明的薄膜,随时都有可能破碎。而且惊人的是,山影仍在下沉,便似这汤池,真是无底深渊。

  秦宇盘膝而坐,眼神透过稀薄屏障,能够清楚的看到,外界的情形。越往深处,汤池颜色越浓,像是无数鲜血熬制而成,浓烈的猩红,竟是形成某种,格外惊心动魄的美丽。

  便似一望无际的彼岸花,在风中翻滚着,绵延直至天际……可如今,秦宇实在没心情,欣赏这深藏地底的美景。更别说,他心头很清楚,当最后的屏障被腐蚀破碎,眼前“美景”眨眼功夫,就能将他“吃”的干干净净,不留丁点痕迹。

  虽说这一生,已远比早年想象中,活的更加悠久且精彩,可秦宇仍未接受,即将死去的现实。

  他要死了……真的要死了……还有许多事没有做……还有很多心愿未了……可再去想这些,似乎已毫无意义……只是不知,若他葬身在这里,这世间可会有人,为他流几滴眼泪吗?

  嘴角抽动几下,最终变成苦涩,原来自己骨子里,也是一个非常矫情的人啊,居然会想到这些事情。

  果然死亡之下,方现众生相,秦宇倒是有些,佩服神元音了,她的平静绝非伪装出来,实不知她经历了些什么,竟能如此坦然面对生死。

  腰背一松,仰面倒在地上,秦宇睁着眼,大口大口喘息着,似要宣泄掉,积压在心头的沉郁。

  神元音睁开眼,沉默了几息,道:“我们之前是否见过?”死亡将至,她不愿带着疑惑离世,若非如此绝不会多问。

  秦宇没起身,也没有抬头,“姚某与宫主,在炼狱海初识……”突然顿了顿,他摇头一笑,“到了如此地步,倒也不必再做隐瞒,其实姚斌只是化名,我真名为秦宇。”

  心底突然一阵畅快,能够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尤其是当着神元音,这位仙宗三巨头之一的面,感觉非常不错。

  “秦宇?”神元音默念,眼神露出一丝迷离,魂魄极深处,传出一丝悸动。

  她脸上,浮现一丝苍白,眉头皱了好一会,才缓缓舒展,“我总觉得,像是认得你。”

  秦宇微微挑眉,“宫主在仙宗中,没听过我的名字?”当初四季城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可谓天下皆知。

  神元音摇头,“我素来不理宗内事务。”以她可以冷死人的性格,这点倒也很正常。

  秦宇心头苦笑,刚才生出的一些畅快,顿时消散了大半,原来人家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是什么角色。

  翻身起来,看着神元音平淡的模样,他心底生出不忿,“宫主不知道,我便讲给你听听。”

  不管她愿不愿意,秦宇自顾说了起来,放逐之地的卑微小子,与天之骄女师姐的故事。

  洋洋洒洒,相识相知相许,诸多分离聚少离多,到进入神魔之地,在无量界重逢。

  “我本以为,苦难终将过去,谁知紫月大长老,为我备下一份大礼,阴阳二气自爆没能杀死我,想来她也很惊讶吧。”

  说了这么多,真的只是因为,被神元音无视了?恐怕更多的,是因心底一份不舍、不甘。

  不舍话中人,不甘就此永诀!

  神元音一直沉默,听到这里摇头,“师尊并非心狠之人,所为必有苦衷。”

  秦宇挑眉,“宫主不怀疑,我是在污蔑。”

  “你不会。”

  简单三个字,让秦宇顿了几息,才吐出口气,“以宫主的身份,竟能如此信任秦某,实在出乎意料。”

  “不瞒宫主,我原本是想好的,等到继任圣君大位,执掌魔道权柄之后,便不惜代价,向仙宗发起报复。不论紫月大长老,所作所为是否另有苦衷,但站在我的立场,她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当然,现在秦某已没了机会,再向她复仇。”

  轻轻一叹多有失望之意。

  神元音皱眉,“如你所言,宁凌是师尊看重弟子,甚至有将她培育为接任宗主的念头,但我记忆里,却没她半点痕迹。”

  “宫主早年在做什么?”

  神元音略微沉默,“闭关。”

  没错,她似乎一直,都在闭关潜修,参悟太上忘情决,直至突破方破关而出,然后继任宫主大位。

  秦宇点头,“宫主多年闭关不出,不知外界之事很正常,宁凌自进入仙宗到消失,并没有多少年。”

  他苦笑几声,“我如今没法报复,只能希望紫月大长老,并非心狠手辣之人,能给宁凌一条活路。”

  即便将死,他依旧希望,宁凌能好好的,生活在世间某处,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他已经死了。

  设身处地,为对方考虑一切,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爱恋吧。

  可惜他福薄,终究没有机会,与宁凌携手一生,纵使挣扎、努力了这些年,仍旧以悲剧落幕。

  秦宇不禁想到,若是他没有这样努力,不来这片天地间,就留在荒芜的放逐之地,是否宁凌就不会,遭遇这一番变故?甚至于,他自己也不会,早早的丢掉性命?

  当然,这只是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秦宇却没有,收拢念头的意思。他这些年,过的足够冷静、谨慎,临了到了要死的时候,稍稍放纵下自己又如何?

  恍恍惚惚,念头悠悠飘远,对面神元音微微低头,似乎也在想着心事,只是她的脸色,比刚才似乎更添了几分苍白。

  虽未明言,可两人心里都清楚,他们本是两个陌生人,尽管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可实在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况且死亡边缘,谁有心情多浪费口水,不如省点力气。

  没意外的话,两人将会一直这样沉默着,直至最终时刻到来。

  可世间事啊,总是让人无法捉摸,当秦宇已认命等死,那意外便突如其来的,扑入眼帘之中。

  眼前一片赤红之色,不知何时突然被从中分开,多了一份纯粹的墨色,它像是一方深海,冰冷而沉默。

  秦宇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确定自己,并非出现了幻觉。一丝喜意自心底钻出,不怕出现改变,就怕一成不变,局势已到了这一步,还能再如何败坏?

  豁然起身,他急行几步,贴到屏障内壁一侧,紧紧看着外面,那出现的墨色之色。

  紧接着,足下一阵摇晃,冰与火交融成的屏障,竟缓缓停止下沉,落在了赤红与墨色交界所在。

  闭上眼,秦宇神念探出,几息后睁开,满脸狂喜。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啊!

  出现在汤池极深处的墨色,是一种未知的极寒能量,与赤红截然相反,属阴、阳两极。

  虽不知为何,会出现眼下情形,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阴、阳交融,反而抵消了彼此毁灭属性,屏障遭受的恐怖腐蚀,已消失不见。

  换言之,只要停留在墨色、赤红两色之间,他们一时间不会再有危险。

  死里逃生,以秦宇沉稳心性,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声音甚是快活。

  认命等死与愿意死,绝对是两回事,若是有一线生机,也没人会放弃。

  正如他之前所言,只要人活着,就有无限可能。

  赤红、墨色两色,穿透薄薄的屏障,映在秦宇身上,将他身上染出两个颜色。两色对映下,他突然皱了皱眉,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情。

  极阴、极寒……好像不久前,听过类似的话……

  抬手一拍眉心,秦宇眼眸之中,露出欢喜色。

  他翻手,掌心多出一颗种子,表面灰扑扑没半分纹理,与石头无异。

  正是郢都京畿军营时,自尤雅手中拿到的种子,因此物与他古怪的心血来潮有关联,还让小蓝灯帮忙鉴定。

  “这的确是一颗种子,需在极阴极阳且阴阳交汇之地才能破壳……”没能够说完,便引来楚帝神念横扫,可这句话却被,秦宇牢牢记在心底。

  所以看到赤红、墨色对峙,又是极阴、极寒两种属性,才会突然想到这点。

  眼下可不就是,所谓“极阴极寒且有阴阳交汇之地”,秦宇看着安静躺在掌心的种子,眼眸越来越亮,难怪会莫名其妙,引动他心血来潮……

  如今虽未经过验证,可秦宇心底已有直觉,若此番真能大难不死,转机就在这颗种子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