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2-01 07:16: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秦宇心头有些无奈,早知方才不要在意此人态度,将座位换给他好了,免得如今听他呱噪。以他如今的身份、眼界,以及接触到的层面,实在没心情与这斗鸡似的李少浪费口舌,索性不予理会。

  但秦宇的沉默不言,落在周边修士眼里,就成了心虚、底气不足的表现,几名修士嘴角,顿时浮现些许嘲讽。

  年轻人嘴硬好面子,却不知低头退一步有时才是更好的选择,以李少张扬的心性,此人若不出手竞拍,自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只怕等一下,会更加的丢脸啊。

  当然事不关己,他们是不会在意的,就当看一场好戏。

  “李少,在下温居观,祖籍奉贤城,这些年做一些小生意,不知您与东源李家……”旁边左手侧,一名中年修士笑着开口,他一身的水亮白膘,将座椅塞的满当当。

  李少腰背下意识挺直,一脸淡然道:“温道友好眼力,在下的确出身李家。”

  “啊,不料竟真是李家少爷,当真失敬失敬!”温胖子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一连串马屁送出去,顺便旁击侧敲着试探了几句。

  “哦,温道友认识帘大哥啊,那倒不是外人了,我与他打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很不错。”李少语气平淡,一副恍然表情。

  实际上,这事他吹牛了,可拿腔作调的功力太好,没人看得出来。

  李少的确出身东源李家,但只是不起眼的旁支,李东帘却是嫡系一脉的次子,他也只在祭祖的时候,远远见过几面。

  换句话说,他李少站在李东帘面前,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是谁。

  温胖子一副找到大腿的激动模样,变着花样的套近乎,周围其他人,也像苍蝇一样围了过来。

  一时间,李少成了这个角落的中心,尽管众人压低了声音,仍是阿谀如潮马屁漫天飞舞。

  孙姓女修两眼放光,看那神态一颗芳心,早就被迷得晕乎,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秦宇嘴角抽了抽,索性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他本就是冲着压轴之物而来,对其他影族之物并无兴趣。

  不过很快,他心里就生出一丝古怪,因为他从众人话里,知道了东源李家的根本。

  李家之主是一个强大修士,早年结交了某位饲兽师,后来那位饲兽师一飞冲天,如今在雾隐宗中有着极高地位,念及旧情照拂李家,为雾隐宗供应部分物资,方令其有了今日地位。

  而那位众人遮遮掩掩,提及之时满脸敬畏的饲兽师姓荣……雾隐宗中地位不俗,又姓荣的饲兽师,如果没错的话,就只有荣威一个人。

  这倒是巧合了。

  可是现在,荣威已有了离去之心,或许不久之后,李家就得不到雾隐宗的照顾。

  到时候,这位李少怕是再难,如今日这般神采飞扬了。

  拍卖会高潮迭起,影族的确拿出了不少好东西,引得各方争夺。但与这片小小的角落,却没有太大关系。

  在众人越发钦佩的眼神中,李少出手拍下了一件价值三万灵石的影族饰品,尽管心疼的滴血,表面却是一副从容模样。

  “孙妹妹,这件小玩意送给你,等过几日家里消了气,我再给你买更好的。”

  这一刻,看着俏脸通红,娇羞不已的孙姓女修,迎着众人惊叹的眼神,李少志得意满。

  唯一让他不爽的是,秦宇从头到尾闭着眼睛,一副不愿看他出风头的嘴脸,委实可恶!

  “哼!这位道友,拍卖已经过半了,你再不出手,恐怕就没机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越往后的拍卖品越贵,等到了压轴物品上台,就是大人物们激烈角逐了时刻了。

  见秦宇继续闭目养神,李少冷笑连连,“装作听不到吗?”

  秦宇睁开眼,“多谢李道友提醒,但现在,且能安静一会吗?”

  李少脸色一沉,冷静冷静,我不能让这小子激的发火,坏了自身形象。

  压着火气落座,他也没了说话的兴致,耐心等待拍卖结束。

  到时候,他非要狠狠的,羞辱一番这小子!

  旁边众人看秦宇的眼神,就露出同情来,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等下肯定颜面无存啊。

  没有人在意,这处偏僻角落里发生的事情,拍卖会继续进行,很快抵达了高潮。

  一件又一件珍贵物品登台,引发各方争夺,气氛提前进入白热化,让人瞠目的成交额,震得普通区鸦雀无声,这才是大人物们的舞台,为一件宝物,举手投足豪掷亿万!

  便是秦宇,也已忍不住睁眼,看向竞拍圆台,眼神变得明亮。可最终,他按捺住了出手的欲望,虽说准备充分,但最终的角逐必定激烈万分。

  谨慎为妙!

  又一件影族重宝拍卖结束,那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