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2-01 16:20: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很快,秦宇就顾不得怀中的女人了,因为空间通道的环境,正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恶劣。

  除撕裂之力外又多了一丝阴寒,并不如何浓重,像是细小无比的尖针,狠狠刺入血肉。

  周身气血流转僵滞,几乎要被冻结,秦宇眉梢发线间,悄然覆盖上了一层白霜。

  寒意森森,似坠入永夜冰窟,整个人将被冻结,肉身防御能力,随之大打折扣。

  深吸口气,秦宇低喝一声,胸膛间两颗心脏,突然大力跳动起来。体内僵滞气血,似被狠狠踹了一脚,“轰隆隆”咆哮流转,继而如热水般沸腾。

  他表面皮肤变红,像是一块发热的石头,将所有侵入体内阴寒,瞬间炼化为虚无。

  躲在怀里的女人,眼眸微微瞪圆,露出震动之意,然后努力将身躯,跟秦宇贴的更紧,借他周身暖流,驱散侵入体内阴寒力量。

  突然间,女人蓦地瞪大眼,“小心!”

  然后她便发现,几乎在开口瞬间,秦宇便已出手,他毫不犹豫一拳轰向身旁扭曲的空间通道。

  恰此时,一只面孔在空间通道浮现,它类似于人脸,却生了并齐三只眼眸,诡异万分。

  秦宇拳头落下时,左边眼眸浮现惊讶,右边眼眸冷嘲,然后中间的眼睛,冒出银色光芒。

  落拳微顿,旋即速度更快几分,重重轰在这张三目面孔上,它剧烈扭曲起来,直接崩溃消散。

  直至溃散前,这面孔三只眼睛,都瞪得很大,似乎很难相信,自己如此轻易便被毁灭。

  唰——

  空间撕裂之力,及无时无刻不想侵入体内的阴寒,突然消失不见,秦宇身影落在地面。

  出来了!

  怀中斥力一闪,女人飘飞出来,眼神扫过周边,眼底露出喜意,旋即归于平静。

  她转身看来,“秦宇,你帮了我,我会信守承诺,给予你回报。”

  抬手,掌心出现一片鳞甲。

  “手持此物,可感应到气机牵引,它会带你来到一座大湖,湖底藏着一头妖兽,将它猎杀后,将会有很大收获。”

  掌心光芒再度闪过,出现了一道令符,“这是一名强大修士,临死前制作的命符,可以开启他的洞府。这洞府,就在天绝渊中。”

  女人微顿,“当然,这是单选题,你只能拿其中一个。”

  见秦宇神色平静,一脸不为所动,她皱了皱眉,“都不满意吗?”

  秦宇淡淡道:“你拿出鳞甲和命符,不就是在向我展露实力,所以你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吧。”

  女人看了他一眼,“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将鳞甲、命符收起,“这两样东西,都能带来不菲收获,但如果你愿跟我一起走,我可以带着你,找到源神尸体所在。”

  秦宇眼底精芒闪过,“我如何信你?只凭这两件东西,不够。”

  女人道:“凭它们当然不够,但若再加上此物呢。”她取出一只玉盒,确切的说,是一块被切割成盒子状的玉石,通透无瑕可以清楚的,看到内部被封印的血珠。

  看到这滴血珠瞬间,秦宇魂中似响起一声怒吼,双耳“嗡”的一声,眼神稍稍涣散。

  唰——

  玉石被收起,女人脸色发白,认真道:“如何?”

  秦宇眼露震动,“这……”

  “源神之血。”

  不可能!

  三个字几乎脱口而出,虽然并未直面过源神强者,但按照秦宇的推算,即便超出一个大境界,也不可能强大如此地步。

  只是一滴血而已,便可撼动他心神,若真身在此,怕是一道眼神便可杀人取命。

  “欧巴姆”种族皇帝,与开辟大周皇朝的始皇,都是源神境存在,秦宇有意查询过一些,关于他们的信息,尽管很少非常零碎,却也能大概看到一些痕迹。

  他们的确很强,凌驾八方之上,却绝对达不到,恐怖至厮的地步。

  还有不久前,为了隐藏雷小鱼,秦宇遭遇的那头超级龙兽,实力极可能就超越了神境巅峰。

  但它的力量,远远达不到与眼前,这滴鲜血相提并论的地步。

  甚至可以说,双方间的差距,宛若天地鸿沟!

  似察觉到秦宇心头震撼,女人抬手挽起额前长发,轻声道:“这是真的……或许,你我如今寻找的,将会是一具超级源神的尸体。只要成功,任何一点收获,都足以帮助你我,取得不可思议的提升。”

  她眼底露出深意,“甚至于,它能够治愈,来自神印圣石的伤害,让你重新恢复潜力。”

  原来,这女人早就知道秦宇,她是何时认出来的,竟一直不露分毫。

  这份城府,的确令人吃惊。

  不过,如今坦然言明,显然是为取信秦宇,表示她对双方合作,有着极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