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祭炼山河

w88优德

祭炼山河 | 作者:食堂包子 | 更新时间:2019-12-02 00:16: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绝品邪少修罗武神武炼巅峰
众人围绕中,身受重伤的山无骨,蓦地瞪大眼睛。

  这声音……这个声音……

  凄厉破空音节,自空间裂缝中传出,显然某个存在,正在以惊人速度赶来。

  咔嚓

  咔嚓

  破裂音节中,一道道裂纹出现,以空间撕裂处为中心,不断向四面八方蔓延。

  随着巨响空间崩碎,一道身影跨步而出,黑袍无风自动,强横气息刹那横扫十方!

  他怀中抱着一个,陷入昏迷状态的女人,此刻似有所察觉,低头看向下方,眼神与山无骨相遇。

  略微顿了顿,他脸上露出笑容,“土豆,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轻易的被干掉。”

  山无骨似哭似笑,嘴角抖了几下,“你个烂芋头都还活得好好的,我当然不会死!”

  土豆……芋头……呃,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旁边的魔道修士,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

  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在这开玩笑呢?

  不过,好消息是这位破碎空间而来的强者,似乎是白骨大人的朋友。如果真的如此,能有他帮助,或许就能撑过去,这一次黑暗势力的围杀。

  一名魔道修士拱手行礼,“这位大人,今日若能施以援手,我魔道上下必定牢记大恩!”

  “咳咳咳……”山无骨突然一阵剧烈咳嗽,瞪着说话的魔道修士,脸上露出古怪。

  魔道修士被瞪的手足无措,心想您这么看我作甚?看他咳嗽不止的模样,真怕这位魔道剩余不多的强者,就这么生生的把肺给咳出来。

  秦宇抬手向下按了按,“好了,别这么激动,没被人打死,再被自己给咳废了。”

  看向一脸懵逼的魔道修士,秦宇淡淡道:“不过,你的确不需要求我,因为这原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魔道修士下意识道:“大人与我魔道有旧?”

  山无骨终于不咳了,喘匀了没好气道:“当然有旧,而且渊源还不小……虽然魔道小世界已经被打碎掉了,但你们拜入之年,也当进过圣皇宫参拜,就没觉得眼前这人眼熟?”

  他用力挥挥手,语气露出一丝激动,“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拜见,你们魔道的圣皇陛下!”

  秦宇还活着,他回来了。

  尽管黑暗势力很强大,甚至还有西门孤城,都只能勉强抵挡的恶魔生物。但这一刻,山无骨并没有怀疑,秦宇能否解决眼前的凶险因为,自很多年前开始,秦宇就给了他一种“无敌”的信念。

  似乎一切凶险困阻,在他面前都是虚妄,这或许可以称之为……迷一样的自信!

  圣皇陛下?魔道修士们呆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们耳边了。

  圣地小世界被打碎,整个魔道根基几乎尽毁,他们随之变成了丧家犬,整日惶惶逃命。

  每天想的都是怎样,继续求存活下去,令魔道传承不至于断绝……就在他们最绝望,最恐惧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们圣皇陛下回来了?

  他们第一个念头是不可能,但紧接着反应过来,如今局势下,白骨大人绝不可能就此事开玩笑。

  四方眼神汇聚而来,集中到秦宇身上,眼眸逐渐瞪大,呼吸变得急促。影像与真人终归不同,再加上这些年,随着修为提升,秦宇样貌有了一些改变。

  可一旦被捅破窗户纸,眼前的身影顿时与圣皇宫中,那位孤冷绝傲的圣皇陛下画像重叠到了一起。

  是圣皇陛下,是圣皇陛下!

  噗通

  开口的魔道修士,身体抖成了筛子,“噗通”跪到地上,“弟子景阳,恭迎圣皇陛下回归!”

  “恭迎圣皇陛下回归!”

  传说中强大无比,以一己之力摧毁整个仙宗,修为境界达到世间巅峰境界的圣皇陛下……回归了,他一定可以挽救魔道,带他们走出死亡与绝望的沼泽。

  感受着一双双通红眼眸内隐藏的激动与狂喜,秦宇内心稍感涩然,尽管不知道来龙去脉,但就眼前所见也不难猜测出,他们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尽管对于成为魔道圣皇这件事情本身,秦宇并不如何在意,可既然被尊为圣皇,便应对这些信奉他的人负责。

  随着独角大汉被杀死,黑暗势力陷入短暂沉默,看向秦宇的眼神里,阴冷残暴间更多的是忌惮。

  独角的实力并非他们中最强,可眨眼功夫就被击杀,落得形神俱灭下场,未免就太吓人了些。

  “哼!魔道小世界已毁灭,哪来的什么圣皇,谁能将此人击杀,可获沐浴黑暗的机会!”

  冷笑自苍穹上方传来,此刻漆黑一片,无数黑暗气息翻滚,似寒冷冬夜中怒海。

  沉默的眼神顿时亮起,露出炙热贪婪,下意识舔-动的嘴角,似已将秦宇视为他们盘中的美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祭炼山河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lianshan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影后来袭:黑帝强势夺爱医品风华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爱你的那十年我御齐天穿越之沦为肉食至尊风水道士乡村透视小神医豪门第一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