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锦庭娇

w88优德

锦庭娇 | 作者:青铜穗 | 更新时间:2018-04-16 21:15: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大道争锋武炼巅峰混沌剑神校花的贴身高手万域之王修罗武神最强升级系统赘婿
  “哪有……”

  沈羲深觉冤枉。不是也才两天没见嘛。

  萧淮睨着她,木着脸望向前方。

  沈羲扯扯他袖子,他不动。

  她伸手摸摸他的脸,他还是不动。

  沈羲偃旗息鼓。他忽然又把枕着的左手放下来扣上她后脑勺!

  “我……”她猝不及防趴在他胸口,心跳得厉害,十指抓着他的衣襟。

  他定眼看下来,脸上看不出喜怒,目光倒是深黯得像是要把她吸进去。

  好在片刻后他手移到她耳侧,轻划了两下后便又扬唇别开了脸。

  然后他坐起来,一把牵起她道:“走,带你去个地方。”

  沈羲心跳甫平,跟着他站起来:“去哪儿?”

  “赌坊。”他轻描淡写道。

  沈羲愕了愕。那种鱼龙混杂之地?

  “我不去。”

  “怕什么?有我在,青楼也去得!”他给她披好披风,自己也系好,然后牵着她往外走。

  沈羲停步:“你还想去青楼?!”

  萧淮瞥着她发绿的脸:“不想去!她们长得都还没我好看。”

  “那你肯定去过!不然怎么知道她们长得没你好看?”

  她就是不肯再走。

  他看她半晌,突然扶着墙桀桀低笑起来:“我这么大个男人!成天在外面,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看见过猪跑吗!”

  沈羲红着脸有点窘。“那你是在哪里看见的猪跑?”

  萧淮笑得停不下来:“你这醋缸!那些个人成天趴在楼上招客,想看她们哪里用得着进去,路过不就看到了?”

  他捏她的脸。

  沈羲心下稍定。

  算他这个理由过关咯。

  她清了下嗓子,一看他又笑成那副德行,不由瞪了过去:“别笑了!看也不许再看!”

  “好。我再也不看。”

  他闻言收住笑,敛色扶住她肩膀,神情已十分认真。

  ……仍是乘着大马车去。

  到了南城官仓附近,人员变得密杂起来。

  周边茶楼酒肆也异常红火。

  因为附近正有两座屯营,因此军户们也多,不乏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将军们。

  相反萧淮这个天下兵马副头子,借着马车遮挡,反而十分低调。

  马车最后绕过条喧闹街闹,进了后巷,而后拐进后院里停下。

  前院里传来的吆喝声,不难听出真是赌坊。

  而院里同样也停了三四辆马车,十分豪气。

  沈羲虽说跟着他不担心什么,前世里也曾跟着表哥们去赴过私局,但终究成年后她便未曾如此,她可以跟他大白天的逛街逛戏园子,可大晚上的赴赌局……她知道拓跋人不讲究,但也没有不讲究成这样的!她脚下还是不想再动。

  “玩几把就走,输不掉老婆本的。”萧淮道。

  沈羲简直无语。

  他故意曲解她!

  “你的脸面难道不是我的脸面?”他只好停在月光下看她,“天底下哪个男人会明知道自己女人有丢脸的可能,还带着她出来的?”

  沈羲心气稍平。瞥了眼他。

  他重新牵起她,又往前走去。

  原来他们去的并不是前堂。

  后院里竟然十分清静,隔成了几个雅室——在赌坊这样的地方说雅真真是有些可笑。

  可她所见的确实如此,不光是装潢精致,用料讲究,廊下侍候的伙计也甚伶俐,见到萧淮一来便就立刻把身子深躬了下去。

  到了最里头挂着“丙申”字样的门前,还未进门就听见里头传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声,但听起来人不多。

  门推开,说话声便戛然而止。

  屋里摆着张硕大的长方形台,南面坐着的紫衣男子正好面向这边,口里道着声“来了”,便就抚桌站起来。

  看到萧淮时他还笑眯眯,等看到他身后还有个拖油瓶,他那一脸笑却是僵在了脸上!

  其余两个见他如此也纷纷回了头,见状也是立马将搭在案上的腿以及瘫着的身子给火速收了回来!

  ……并且站起。

  “世子妃。”萧淮把呆着的沈羲牵进去,淡淡示意。

  校场上沈羲斗宋姣的时候大伙都在场,自然认识沈羲,也自然知道这就是日后的燕王府世子妃。

  三个人呆完便立刻如孔孟附身,齐刷刷躬了腰行起了大礼。

  “威远侯世子靳宵,镇北将军刘贺,武宁伯世子杜嘉。”

  萧淮边说推开北面的太师椅坐下来。

  并没看他们,神色也不如先前的嬉皮笑脸,而是随意中带着隐隐威仪。

  伙计甚有眼色地搬来椅子放在他旁侧。

  沈羲虽然没见过这几个,但从他们衣着神态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寻常子弟。

  再听他把名头一报,心下便微微愣住。

  从来没听说过他说过有什么朋友,来的人却都是军营里的人物,而且个个还都来头不小。

  从他们先前的反应来看与萧淮却甚为熟稔的样子,想来素日是常聚的了。

  怪不得萧淮说不会丢她的脸,原来是因为在场都是他的人。

  她放了心。虽然被他突然搞来的这阵势弄得险些木了手脚,但却也不能不点头:“大家随意。”

  萧淮回头冲她笑了下,拉着她坐在侧首。

  众人望着世子大人这般模样,几道嗓子又频频地咳嗽起来。

  她的到来令得他们拘束了很多。

  桌上放着赌具说明的确是赌钱不假,而伙计们不发一言显得对他们的习惯需求十分熟悉,他们又应该是私下里常组局消遣。

  于是此地虽然不如外头大堂的复杂邋遢,但起码他们不应该开个牌口里都还道着“请”字才是。

  但是萧淮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这样有什么不妥。

  他安然自得地从苏言手里接了把银票摆出来,然后又安然自得地买大买小。

  偶尔扭头问她一句渴不渴,冷不冷,剩下已刻意离他们坐得远远地的那三位,仿佛成了布景。

  明月透过大敞的长窗照进了玉阑殿。

  贺兰谆手里的卷宗留在指间已有半晌。

  躬身立着的侍官正在回话:“韩敏与沈姑娘在相国寺起过冲突后,回去告知了他们老夫人。

  “而后不知为何,他们老太太在听到韩敏是在寺后小胡同里遇见的沈姑娘也接着激动起来。

  “后来韩敏还说了什么话刺激了老太太,却因为韩府下令封锁了消息,不得而知。”

  贺兰谆放了卷宗,半垂的目光幽深到看不见底。

  “大人,王爷着人来问您知不知道世子何在?”门外又有人进来。

  他啜了口茶:“何事?”

  “近月羲姑娘与韩家接触颇多。

  “王爷听说今日韩家老太太又去了沈家寻羲姑娘,韩老夫人回府后又称了病,令得韩阁老在集议上都被半路召回了府,因此王爷想寻世子回来问问。”

  贺兰谆闻言未语。

  片刻他站起来:“我去寻寻。”
锦庭娇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jintingji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龟甲师重生之最强系统逆流纯真年代重生之叱咤乐坛神级大老板Boss狂野:老公请克制[综]总有男主在求虐蚀骨危情天才小农民透视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