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九龙天棺

w88优德

九龙天棺 | 作者:雨沐石 | 更新时间:2018-04-16 21:26: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大道争锋混沌剑神万域之王武炼巅峰最强升级系统万界天尊龙王传说重生之都市修仙校花的贴身高手
听我这么一说,老隋立刻点了点头:“有什么事你尽管说WwW.КanShUge.La”

  我指了指摄像头说道:“那天的监控还在吗?我想看一下。”

  “这,”老隋犹豫了一下,我立刻接口说道:“隋老板,我没有别的一下,我只想确认一下这两个人,可能和我在找的人有关。”

  老隋这才点头答应,“好,可以。不过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保存。”一边说着,老隋一边走到电脑的边上,打开电脑查询了当天的监控录像,万幸还在。

  我仔细的看了看监控屏幕上的那两个人,记忆中我应该并不认识他们。老隋看着我说道:“卓然兄弟,怎么,你跟他们有过节?”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过节谈不上,我感觉这两个人应该和我在查的一件事情有关。”说着,我掏出手机,给电脑屏幕上拍了一个照片。

  郎贝勒拍了老隋一下,“哎!卓然兄弟干的都是大事!你别瞎打听!”

  “是是!”老隋笑了笑点了点头,“不过卓然兄弟,有什么用的到隋某的,一定不要客气,另外,回头有什么好东西,尤其是青铜器,也想着点小店。”

  我点了点头,对老隋拱了拱手,“多谢,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离开了老隋的店,我立刻回了东鼎阁,元宵正趴在货架上不知道写着什么,一见我进来,就开口问道:“去哪了?刚找你半天。”

  “随便逛了逛!”我随口应了一句。

  “嗨,”元宵一边写着,一边说道,“有什么好逛的,他们......”没等他说完,我就把他拉到了一边。

  元宵被我按在椅子上,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说你怎么了?”

  我在旁边坐下,开口问道:“阿娜朵的爸爸给咱们的那个青铜斝呢?”

  元宵指了指后面,“在后面保险柜里锁着呢!怎么了?”

  我低声说道:“我在一家店里发现了第二个青铜斝,和在阿娜朵家得到的那一只一模一样!”

  “什么?”元宵惊讶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在哪家店?”

  “你小点声,叫唤个屁啊!”我看了看门外来往的人,然后说道:“就在对面不远老隋的店里。”

  “老隋?”元宵略一沉吟,“就是那个专卖青铜器的那个胖子吧?”

  我忽然笑了笑,“你长得跟个元宵似的,还说别人胖子。”

  元宵翻了翻白眼,“我是胖但是这不妨碍他也是个胖子的事实。行了,”元宵说着摆了摆手,“别扯淡了,那老隋从哪得的这个东西?”

  我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照片递给了元宵,“就是这两个人卖给他的。”

  元宵结果手机仔细看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不认识!”

  我接着说道:“听老隋说这两个人都是四川口音,而且他还说这个青铜斝刚拿来的时候,土腥味还很明显,大概是刚‘出炉’的。”

  元宵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四川人,而且东西刚刚出土不久,估计也是两个土耙子,莫非?”元宵猛地看向了我,“莫非是谭家的人?”

  我点了点头,“我也这样认为。只是他们的手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东西,另外他们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对于这样的问题,元宵也是毫无头绪。

  我突然眼睛一亮,就对元宵说道:“你能不能利用汤家的关系网,查找一下这两个人的下落?”

  元宵点了点头,“这倒没有问题,毕竟我还是汤家的人,而且当初我爸爸手下的很多伙计跟我的关系还很不错!”

  我把照片传到元宵的手机上,“那行,这个事交给你办,有什么结果你通知我。”

  “通知你?”元宵看了看我,“你不在这吗?”

  我笑了笑,“我也该回去了,总不能老在你这待着。通过阿娜朵的这件事,下地倒斗我是真的不愿意再参与了!我准备回去找个工作,平静的过日子了。”

  元宵沉吟了片刻,也对我笑了笑,点头说道:“也好,有时间了,记得来找我!”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内心竟然涌现出一种难以割舍的哀伤,这甚至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再倒斗,过平静的日子。这不正是我所想要的吗?!

  告别了元宵,我坐上火车回了家。

  两天之后,我接到了元宵的电话:“喂卓然,那两个人查的有眉目了,通过汤家的关系我查到,这两个人在几天前买了前往贵阳的火车票。”

  “贵阳?”这让我有些奇怪,我们刚刚从贵阳回来,他们有为什么会去那里?我接着对元宵说道:“知道他们去贵阳干什么吗?”

  元宵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可就不知道了。北京的火车站这一天进进出出的得多少人!能找到这两个人就很不错了!而且......”元宵说道一半忽然间停住了。

  我开口催促道:“而且什么?你说话啊!”

  “哎,你等会儿,又有伙计来电话了,一会儿再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等了好半天,元宵的电话再次打了回来,“卓然,不对,这两个人并不是买了两张火车票,他们买了三张,还有一张是前往四川的!”

  “两个人为什么买三张票?多余的一张是给什么人的?”我开口问道。

  元宵答道:“去贵阳和四川的两趟车,发车的时间相隔很近,所以我怀疑他们三个人当时应该是一起进站的。因此我找人想办法弄到了当时的监控录像,我把监控截图照片,一会儿发给你。”

  挂断电话,我不由的坐在椅子上沉思。其实最初促使我想要查这两个谭家人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出手的青铜斝和阿娜朵父亲给我们的那个是一样的。但是这多半是出于一种好奇,其实也没期望能有什么结果。但是,刚刚元宵查出来的结果,却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很快我的手机收到了元宵发过来的照片,照片上是车站大厅的图像,上面人来人往,靠近中间的位置,就是那两个去老隋店里买青铜斝的人,而在他们旁边的位置还有一个人,虽然这个人与那两个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还是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们是一起的。

  虽然监控录像不是很清晰,但是我注意到第三个人似乎看上去有些熟悉。我把照片放大了一点,发现这第三个人的脸上带着一个黑口罩,我的再次重新审视这个人的身材个头以及动作,突然间我的心里猛地一跳,我几乎可以十分肯定的确认这个人就是鸿先生!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元宵打过来的,“你看出来那个认识谁了吧?”

  “当然!化成灰我也认识他!”我狠狠的说道。“可是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呢?”

  “这我就没办法查了。”元宵无奈的说道。

  我也只好点了点头,“不用管他们了,走了就走了,他们去做什么也和咱们没关系了。”和元宵挂断了电话,虽然我嘴里说着不去管他们,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我暗骂自己中了倒斗的毒了,强迫自己坐在电脑前玩了几把游戏企图转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但是由于心不在焉,连输好几局。我又起身躺到床上,想让自己平静一些,可是忽然间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二叔的身影!

  这三个人中有两个去了贵阳,而我二叔现在就在贵阳,他们会不会是冲他去的!不行!不管是不是和我二叔有关,我觉得都要先给二叔报个信,让他提前有个准备。

  我急忙拿起手机给二叔拨了一个电话,但是电话里却传出了“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语音。我连续打了几遍,全都是这样的提示。这让我的心里不免担忧了起来。

  我记得上次跟二叔通电话的时候,他说他这段时间在山里收药,有时候会接不到电话。我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二叔的电话也许只是暂时的信号不好而已!

  我强忍着内心的翻涌一直等到了晚上,再次拨打二叔电话的时候,仍旧是无法拨通的提示音。这下我再也坐不住了。不祥的预感充斥着我的心头。

  我记得二叔曾经跟我说过,二十年前的四大家族从古尔班通古特失败而归的时候,关于谭大当家的死,谭家人就曾经怀疑过二叔。难不成时隔多年,谭家人还在追究这件事情。原本我是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的,但是这中间还掺杂了一个鸿先生,这就让我不得不往坏的方面想。

  我想了一下,拨通了二叔公司小陈的电话,我开口问他,有没有跟我二叔在一起?可是小陈却告诉我,前两天进山收药的时候,他确实一直跟我二叔在一起,但是现在药已经收完了,回到公司之后他们就分开了。

  小陈的话让我心里大为吃惊,“你是说,你们已经收完药下山了?”

  “是啊。”小陈回答的十分的肯定,“然哥,你是要找卓老板吗?你可以打他手机啊!”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hu.com/jiulongtiang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权力之巅美女市长老婆都市天书末日之无上王座妖孽当道:至尊召唤师我在末世有套房冒险美食作死之旅萨利安的异界大冒险超级无双神路系统隐婚:神秘老公甩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