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虐仙记

w88优德

虐仙记 | 作者:逆苍生 | 更新时间:2018-09-14 17:26: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混沌剑神修罗武神武炼巅峰万域之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我的贴身校花
  

  “是我,我今天的来意,需要说明吗?”

  “你是来杀我的。”这个豪放的男人大笑,同时眼神之中有不屑,“很多人都做过同样的尝试,包括你父皇,可是最终,他选择了放弃。”

  “你死有余辜。”薛冲冷笑,同时全身的气势攀升,一种铺天盖地一般的威压,降临到这座囚牢之中,薛冲全身上下发出了犹如爆豆一般的清脆炸裂声音。

  “是,我杀过很多人。”豪放男人不以为忤,反以为荣。

  “可你杀的是良民,你血祭的是你的族人,你猪狗不如,丧尽天良。”薛冲全身安静下来,神色之间有一种悲愤的冷静。

  “我杀的是我的族人,我的种族,和你无关,太子殿下,你似乎过于愤怒啦,我莫单于没有找上你。”这个豪放的男人眼中显现出隐隐的不安。

  “莫单于!整个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为什么你为了晋升,居然杀了族中三千万子民?你是鬼方的王,你应当爱护他们,可是你用鬼方国度血祭了他们,除了太古时代诸神大战,这一次,要算你杀的人多,想必你这么做,就是学余飞龙的天谶之咒,用三千万生灵的血肉和精魂,祭炼鬼方国度,提升自己的修为?”

  “是的,若非如此,我现在的修为,也不可能仅仅距离晋升到仙道第九重帝仙的恐怖层次,只隔了一层纸,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我祭炼的鬼方国度,已经是一件绝顶的仙器,也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就造化神器,威压世间。”

  呼吸,薛冲深深的呼吸,只觉得满口血腥,似乎在用鼻子感知这里的一切,然后他就抬头,看着莫单于的脸:“天谶之咒,威力巨大,可是祭炼和使用这种功夫的人,会遭受到上苍的诅咒,面临无法破解的劫数,和你们鬼方的天鬼大诅咒十分相似,可是远远在天鬼大诅咒之上。你用血腥歹毒的方式,以毁灭鬼方一族为代价,所为的,就是一己之私,所以我才派人将你抓起来,在你即将晋升的一刻,生生的将你击败,你不恨我?”

  “我当然恨你!陛下正在南蛮征战,无暇顾及,我本来以为你会听之任之,但是你——你居然布下天罗地网大阵,而且派出了潘神侯和江流沙这两大高手,我自然不是天庭的对手。”莫单于恨恨不已。

  “错啦,什么天庭,准确的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手中的实力,岂是你能够明白的。布下天罗地网大阵的,都是我这个太子的嫡系部队,和天庭无关。莫单于,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要和你废话,数落你的罪行?”

  薛冲的眼里显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就算对你用刑,也没有丝毫的作用,你的鬼方磨铁之身,根本就无人可以毁灭,这也是当初父皇不愿意杀你的原因,可是你现在难道不觉得,你心中的神念运转不畅,你的身体似乎都有解体的迹象?”

  “为什么,为什么?”莫单于脸色立即变啦,眼神之中显现巨大恐惧,“我是鬼方磨铁之身,万毒不侵,千变万化,就算是太上道君的丹炉,都无法将我炼化,可是,可是现在,为什么却想要解体,心神失守?”

  “这就是神族王家霸绝天下的轻欢见风死啦,因为你的修为高深,魔功无量,我把分量格外用得重了一些,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之中,薛冲的身体忽然消失不见。

  就连潘神侯和江流沙都同时吃惊:“主公的修为真的进步啦!”

  因为他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薛冲并没有使用照妖眼,可是身体和神念居然融合无间,飞天遁地。

  就在薛冲消失一刹那之间,强大的爆炸产生,莫单于手中掌心雷轰鸣而过,滔天的尘沙之中,将地牢生生击出一个百丈方圆的大坑。

  他就没有准备让薛冲活!

  “太子,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想要的是我这一身血肉,这一身神通——”莫单于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但是声音忽然断裂,就像是公鸡打鸣的时候忽然被人捏住了脖子。

  “好,很好,中了如此厉害的剧毒,无色无味,居然还可以在昏厥之前发出如此一击,了不起,了不起!”薛冲从虚无的世界之中回到现实,微笑,“要不是我晋升到飞天境界,肉身轻盈如羽毛,怕是未必能抵挡住他最后一击!”

  说话之间,薛冲手掌张开,铺天盖地的精芒发出,将莫单于像是小鸡一样的摄拿,丢进照妖眼的空间之中。

  刚才莫单于声势惊人的动手,早已经被薛冲施展了三界分离的妙术,即使里面天崩地裂,外面依然没有任何人察觉。

  离开天牢的时候,王道玄还没有赶回来,想必,他那个恶霸儿子的死,让他分心啦。

  太子府邸密室之中,薛冲松了一口气:“你们为我护法,我要立即炼化莫单于,提升境界,王道玄一赶回来,恐怕我们的身份就保不住啦。”

  薛冲不能低估玄穹高上帝的能力,当然更不能低估祖龙仙阵之中那个伟大的存在,如果他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份,一切都完啦。

  “是。”两人看到了薛冲眼中的凛然之色。

  ······

  断魂谷大营之中,玄穹高上帝惊骇无比,看着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本来雍容华贵的气度,荡然无存:“真有此事?”

  “陛下,我难道会骗你?”

  玄穹高上帝赶紧点头:“太上道君,朕不是这个意思,朕就是太难以置信,谁,有谁可以在我祖龙仙阵之中逃出去?”

  “此事千真万确,我虽然没有看清来人的真面目,但是我却感觉到了绝世仙器的存在,若非如此,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在祖龙仙阵之中来去自如。”

  “道君,您——您莫非暴露了自己的真身?”玄穹高上帝吃了一惊。

  白须飘飘的太上道君笑,微笑:“当我察觉到有人潜入之后,的确出手镇压,不过没有用真身。陛下放心,天庭内库房乃是您的根本,我一定会小心守护的,这就告辞。”

  “道君,等等,你和此人交手,难道没什么发现吗?”

  “此人手中有绝世仙器,似乎本身的功夫不是太高,我也难以断言,不过,如果此人再次和我遭遇,我一定会立即就发现他,陛下心中的担忧,也可以放下啦。”

  玄穹高上帝的脸上露出了然之色:“如此,你去吧!”神色阴冷。

  如果在这种时候,太辛和高灵见到玄穹高上帝的样子,一定会震惊不已。因为玄穹高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俯查世间,从来不会对人如此亲密。

  两个人说话的样子,就像是父亲和儿子在谈心。

  “老三,小子,如果真的是你,朕绝不会姑息,会立即剥夺你太子之位,将你关入天牢!”从来没有这一刻,他会这样的激动,“应该是他,当时他和十四交手的时候,就传闻他可以隐身,朕本以为不过是下三滥的技巧,说不定他的飞遁之术真的厉害!”

  玄穹高的眼神冰冷:“小子,如果真是这样,你也足够厉害啦,我所有的儿子中,只有你最出类拔萃,居然可以欺骗我这么久!太上道君说得不错,就算是佛祖和鸿蒙道祖,利用须弥山和兜率天宫,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内库房,都几乎不可能,可是此人居然做到啦,而且居然逃了出去,就算他的遁法绝世,就算他手中有绝世仙器,可是此人对天庭的熟悉,对天机绝杀大阵的熟悉,甚至对道君的熟悉,都到了一种令人畏惧的地步,除了是自己人,还可能是谁呢?”

  ···········

  太子府邸密室中,一道道的蒸汽飞舞,薛冲的口中,不时发出雷霆虎啸之声,威势惊人,但是因为照妖眼布置下了三界分离的神通,外人丝毫感觉不到里面的翻江倒海。

  吼吼吼!

  薛冲大吼三声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眼神之中涌起一种明悟,一种全身犹如发红的火炭一般的精神,头上居然冒出了精芒,而精芒并不像是原来的根根像是发丝,现在薛冲身上显现出来的精芒,就像是一颗颗遥远的星辰,在天河之中发出光辉。

  一道金光从薛冲的眼中闪现,随即这精光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凝聚,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光柱,犹如黄金铸造的棒子,和孙大圣手中的金箍棒十分的类似,高度凝练,哧哧哧哧哧哧哧哧的声音之中,薛冲的心灵力再度凝聚,一棒捣出,直接将莫单于的肉身捣出一个窟窿,透明窟窿。

  此人还没有死,但他必须死。

  换了是杀其他的人,薛冲绝不会这样轻率,可是杀莫单于,这个血祭了鬼方整个民族的绝世恶魔,薛冲并没有丝毫的怜悯。

  这种人不死,简直就是没有天理。

  一个人可以恶毒一点,对敌人,可是对自己人,居然也这样,简直难以想象!事实上,薛冲作为天庭太子,对鬼方一族十分了解,虽然这个民族喜欢修炼天尸凝练之法,可是一般用来祭炼的天尸,都是自然死亡的人,想不到莫单于利用自己一族之长的身份,利用了本民族对他的信任,让几乎所有的子民进入鬼方国度这件仙器之中修炼,其实却是要血祭他们,一杀就是三千万,恶毒至此!

  薛冲的手中,忽然显现一柄柴刀,一柄暗黑沉沉的柴刀。

  刚才一试自己的飞天修为,薛冲满心欢喜,一棒就将莫单于的身体捣穿了一个洞。

  这可是仙道第八重圣仙高手的血肉之躯,几乎万法不灭,死后复生,自从抓捕了他之后,天牢之中已经使用了几乎所有的刑具,却都不能杀得了他,此人的修为,即使和江流沙和潘神侯相比,也只是稍稍不如了。

  这样的一个人,心灵力凝聚的刀锋,当薛冲还在元胎层次的时候,以自身本身的实力,肯定伤不了他,可是现在,却行啦。

  心灵力发挥出来的是肉身和神念凝聚的力气,是血魄和神魂相互融合的至强力量,一阴一阳,乾坤互补,龙虎交汇,拥有同等境界上最强的战力!

  在近距离作战的时候,心灵力简直可以神乎其神,当初还在洪夏大陆的时候,薛冲就可以在战阵之中轻易斩杀千人,甚至万人,靠的就是心灵力发挥的至强力量,更恐怖的是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心念运转之间,就可以斩杀到对手,而且是自身血肉和精神结合之下最强劲的力量,自然神奇。

  也正是因为如此,薛冲的心灵力每晋升一个境界,就可以爆发出强悍得多的战斗力,就拿现在来说,仙道修行仅仅是元仙的修为,距离至仙层次的高手足足有两大境界之差,本来会被彻底的被碾压,可是一旦真正的交手,应该丝毫不会落下风。

  “什么人?”薛冲本来全心全意的要炼化莫单于的身体,吸收他全部的武道经验,并且要探查鬼方国度这件重宝的下落,想不到突然之间警兆显现。

  以薛冲此时的心灵力修为,大千世界就是一面镜子,只要有任何的异常,他都有可能察觉到,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密室之中。

  他追踪了出去。

  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就在三千步之外出现,薛冲吐纳一口气,虚空之中一块拳头大小的瑶池温泉灵晶燃烧,照妖眼横渡时空,强烈的时空风暴产生,一股铁锈一般的味道传出,令人呕吐。

  瞬息三千里。

  三千里之后,薛冲追上了这个人,这居然是一个老人。

  薛冲显现出自己的身形,全身都在戒备之中,眼前是一个白须飘飘的老者。

  “老丈好兴致,天河的风景可好?”

  这里正是一片天河,在朝阳下,霞光万道,一切都显得朝气蓬勃。

  “好手段,你居然可以追得上我,是动用了法宝的力量?”

  薛冲心中震惊:“阁下何人,你似乎很了解我?”

  “太子殿下果然是琉璃心肠,老朽当然了解你,不过也都是江湖传说,现在亲眼见到你本人,更加让我惊讶。”

  薛冲哼了一声:“那你是谁?”

  “我是谁,当然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暗中扩张自己的势力,将整个京城大大小小的帮会整合,甚至以太子的权威,大量使用瑶池温泉灵液,拉拢勾结各个世家豪门,无法无天,我却是知道一些。”

  这个白须老人侃侃而谈,像是丝毫没有将薛冲看成是太子,简直犹如无物。

  薛冲仔细的打量此人,只见他虽然须发皆白,可是神清气爽,眼神矍铄,面容之间虽没有丝毫的傲气,可是他站立在虚空之中,大千世界似乎就专为他而明亮,他就是中心。

  只有修为达到绝顶境界,返璞归真,造化自然,才会有这种奇异的能力。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天上地下,宇宙洪荒,古往今来,像是你这种修为的人,不足十指之数,若是我猜得没错,你就是我天庭之中最厉害的存在,那个神秘的虚一天君?”

  “哈哈哈哈,太子好手段,居然知道这么多,看来你对陛下还不放心,暗中打听他的秘密?”

  他这样一说,等于就是承认了自己就是虚一天君。

  作为太子,作为进入过琅缳玉阁之中了解天庭无穷秘密的薛冲,当然知道天庭的无数传说,这就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传说。玄穹高上帝之所以能在天帝的宝座上统治诸天一百多万年,不怕佛门和道门的颠覆,更是接连对蛮族和神族动兵,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佛祖和道祖忌惮玄穹高上帝的修为,而是忌惮他背后的虚一天君。任何强者,都有弱点,只要找到虚无的那个一,隐藏的那个一,就可以制衡强大的存在,传闻之中,这个虚一天君,就是无数人臆测出来的。

  有还是没有,世人众说纷纭,并无定论。

  “天君说笑啦,父皇如此器重于我,将太子之位传给我,恩重如山,恩深似海,我怎么可能打听父皇的秘密?再说了,我是太子,是父皇最信任的人,父皇有什么秘密,应该都会告诉我,何须打听?”

  虚一天君笑起来:“太子殿下,就算是你再会伪装,可是在生死之间,还是会暴露你底牌的,那我就试试太子的功夫?”

  还没有等薛冲回答,空间冻结,虚一天君的笑容还没有凝结,铺天盖地的神通已经笼罩了薛冲周围三千步的距离,时间停止,薛冲像是被冻结在冰雕之中的苍蝇。

  给我破!

  一道刀光闪耀,虚无的世界之中,一柄柴刀切割而出,带着磅礴的气息,生生将结界搅碎。

  “我要告诉你,虚一天君,你的虚一结界的确是厉害,但是肉身和神魂结合在一起,可以破灭一切仙术,天地玄黄!”

  神圣的吟唱之中,强大的磨灭的力量产生,可是薛冲的柴刀,总能找到虚一天君强大结界之中那唯一的一,唯一的破绽,追寻着唯一的生机,摧枯拉朽,切割而出,无坚不摧,无强不破。

  可是咔嚓声中,仅仅片刻之间,薛冲的身体就被冻结,柴刀被夺取。

  虚一天君只是浅浅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就像是美女拈花一般的美妙,可是薛冲手中夭矫的柴刀就被对方夹住,动弹不得。

  然后,虚一天君轻轻的叹息,一掌击出,雷霆万钧,耀眼的闪电出现在他手心,似乎他随意的一掌,可以媲美真正的风雷。

  还不止这些,刹那之间,薛冲周围的结界咔嚓咔嚓声中,变得更加的凝固,浓缩,最后将他彻底的封印。

  薛冲就这样看着虚一天君的雷霆掌力步一步的的,慢慢的靠近,动弹不得,任凭其击杀自己。

  薛冲十分清楚,此时自己和对手的差距,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有等死的份儿。

  绝世高手。

  薛冲的心中升起一种绝望的情绪,真正绝望。

  他很想自爆,很想和对手同归于尽。

  敌手这是在戏弄我,他不一定是真的想一掌杀了我!

  刹那之间,薛冲的心中清明无比,感受到了对手的掌力停顿下来。

  “太子殿下,现在你告诉你,你是不是假冒的好吗?”虚一天君的眼里露出笑意,并没有下手。

  “荒唐!”薛冲一声断喝,身体像是一枚三十三天自曝神器一般,轰然爆炸!

  一种强烈的危险的心灵力预感告诉薛冲,再过一个刹那不自爆,他会失去拼命的机会!

  瞬息之间,强大坚固的结界粉碎,没有硝烟,可是虚空生生的塌陷,在方圆十丈之内,虚空粉碎,虚一天君的强大结界也告粉碎,其中还有一声尖叫,似乎是发自虚一天君。

  但是仅仅是片刻之后,薛冲被爆炸成齑粉的身体,就飞速的凝聚起来,血肉衍生,很快成为一个鲜活的少年,出现在虚一天君的面前。

  天地恢复清明,虚一天君静静的看着这种变化,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重聚肉身的薛冲,不再出手。

  良久之后,他叹息,然后取出了一块晶莹的石头,正是一块验生石。

  薛冲心中惊骇无比,正在思忖要不要动用照妖眼横渡时空逃走,保全性命,想不到对方忽然不再出手,心中暗叫侥幸。

  “太子殿下,知道这是谁的验生石吗?”

  “未知。”

  “这是你的,难道你没有感应?”

  薛冲冷笑:“没有,想必是你动了手脚。”薛冲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这当然是黄玉郎的验生石,在我心灵力的窥视之下,难道是什么秘密?不过我当然不能表现得太过厉害。

  “你故意不说破,是害怕我是陛下派来试探你虚实的?”虚一天君笑。

  “用不着。父皇和我肝胆相照,心灵相通,外人的谗言,我就当是蜘蛛网,就又是窥探又是动手,究竟想要干什么?你可知道,就算你真的是父皇背后秘密的那个虚一天君,你对当今太子做出如此冒失的事情,那也是大罪名?”

  “好啦,太子,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已经见过了太子,就告辞啦。”

虐仙记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nuenuexian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荒野直播之美食神灵荒野直播之美食神灵卿本佳人刘子光小说龙神霸业无敌屠苍生系统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夜宴神魔供应商老婆大人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