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孺子春秋

w88优德

孺子春秋 | 作者:天成子 | 更新时间:2018-06-13 22:58: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大道争锋混沌剑神武炼巅峰万域之王最强升级系统修罗武神龙王传说永夜君王万界天尊
  今日第四更。

  ………………………………

  王车队伍咕噜咕噜的行驶在驰道上,再过半个时辰,便可以到达洛邑城内。

  颜回没有前来迎接吕荼,吕荼没有责怪,孔丘的孙子孔伋来了,这家伙气色不错,不愧是有名的长寿圣人。

  孔伋先是禀报了为天子即位所准备的典礼乐章进度问题,接着又替颜回道了不能前来迎接的歉。

  吕荼怎能不知这是孔伋怕自己责怪颜回,当下笑笑,上前牵着孔伋的手边往城内走,边说着贴心话儿。

  虽然吕荼和孔伋的交集并不多,可是吕荼和孔伋的父亲和祖父,感情那可是“交深”的很。

  吕荼还记得第一次见孔伋父亲孔鲤的时候,那是一个雪天,他和父亲齐景公在旷野乘着雪橇滑雪,在那里他遇到了脸黑的孔鲤,因为计然量树的事,更是把孔鲤怼的差点背过气去。

  后来孔鲤在临淄落户了,吕荼是没少去他家玩耍,当然吕荼所去,那就是折腾,孔鲤很愤怒,要暴打吕荼,可惜吕荼小加上聪明又牙尖嘴利,最后脸黑的孔鲤要嘛被孔丘训的回去面壁思过,要嘛是被孔鲤的母亲亓官氏拽着耳朵回了屋。

  那时的孔鲤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想想吕荼都还偷着乐。

  回忆过去的一幕幕,吕荼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亓官氏拽孔鲤耳朵时,她那漏出来的洁白的皓腕。

  想想时间过的真快,亓官氏走了,孔丘走了,孔鲤也走了,她们的音容离自己是越来越远。

  孔伋虽然听过不少自家人和齐王的故事,但是从吕荼口中讲述出来,还是不一样的,毕竟吕荼是当事人。

  快到了城门,迎接他的大夫官员们是越来越多,其中还有待即位的天子郏甲,这货见到吕荼后,喜的屁颠上去不停的叫喊着姐夫。

  吕荼笑了笑,对着迎接自己的众人表达谢意,然后让他们各自忙活自己的事去,不用理自己。

  吕荼本人他则是往颜回的府上走去。

  颜回不来见自己,自己却不能不见颜回。

  颜回如今是历下学宫的宫长,大齐的国老,大国士,可是见到颜回住在陋室空堂,还穿着粗布麻衣,吕荼就惊愕了,接着让人关上门,对着颜回破口大骂。

  颜回倒也不是好惹的,也不顾吕荼的尊位,以自己年长,是看着吕荼长大的年老辈分上,强压吕荼,反骂。

  二人的对骂惹得在门外守护的卫郎们是面面相觑。

  不久吕荼黑着脸从颜回“府”上出来了,嘴中不停的骂道:“若不是孤你早死了,你个受虐狂,死变态,自作自受……”

  众人看吕荼气呼呼,喃喃自骂,不敢相问,只能在后面跟着,护持着吕荼,往行宫方向走去。

  如今的洛邑城早已经没有了战火当日留下的废墟,随着天子即位的时间,日益临近,变的越加繁华起来。

  吕荼乘着王车,在街上由众军护持着,慢慢行着,街道两旁围观的士人被军士阻挡在街道之外。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认识你们家大王,快放开我”

  人群当中一个少年似乎是想要进入街道中,被士兵拦阻了下来,结果少年不干了,大吵大闹起来。

  士兵以为少年是闹事的,要不是看着少年装扮富裕相,早就把他拿下,就地正法了。

  乘坐在王车上的吕荼,正在一手托腮想事,结果被这吵闹声给惊醒了。

  他一扒车帘,对着护持王车行走的虎威中郎熊宜僚道:“发生了何事?”

  熊宜僚道:“大王,有个少年吵闹着说他认识您,还要见您,众军以为是找事的,所以把他按下了,结果不曾想他吵闹的更大了,搅扰了大王休息”

  “大王,末将这就把那不知礼的小子给解决了”

  熊宜僚说着一踢身下马,就要奔行而去。

  吕荼和颜回刚骂了一架,心正烦恼,所以对于熊宜僚建议,他并没有拒绝,当下正要坐回王车内。

  就在这时,那少年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可能要出现人身危机,急忙对着吕荼所在的王驾方向叫道:“大王,您还记得,您丢过一双鞋吗?”

  按住少年的士兵听到少年竟然信口胡言说自家大王丢过一双鞋,是勃然大怒:“小子,你太放肆了!大王的起居都是有人专门照顾,怎么可能丢鞋?”

  熊宜僚这时也骑马走了过来,对着士兵愤怒道:“你们怎么做事的?大王正在休息,方才被搅扰醒了!还不速速把这无礼的小子给本将军打走?”

  士兵听到熊宜僚之言,吓了一哆嗦,当下抡起拳头,就往少年身上打,少年反击,熊宜僚看着少年被三名士兵围攻,丝毫不落下风,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少年此时虽然是不落下风,可惜,他出身富裕之家,又年少,和这些厮杀许久的猛士,相比,差的火候,可不是一星半点。

  不一会儿便手脚发麻,可是眼瞅着加入围攻自己的士兵越来越多,他渐渐的不行了。

  此刻四名青壮士兵在围观他,熊宜僚心中暗赞少年,此人以此年龄如此这般英武,到成年后恐怕将会是百人勇。

  “大王,大王,您不记得了吗?那年冬天,您丢过一双鞋?”

  “小子无礼”

  一名小将见少年张口闭口还说自家大王丢过鞋,是勃然大怒,亲自上场,与众军一块围攻少年。

  少年也被打出了火气,口上还在不停的提醒吕荼丢过一双鞋的事。

  可惜少年最终体力不支,被众人按倒在地,小将拔剑就要当街砍杀了少年,以示对吕荼王驾所冲的警戒。

  少年见状吓的一跳,一咬牙叫道:“大王,可还记得,当初马车内,一顽童拔过你的脚毛?”

  少年的话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石头砸在了人群的水面,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就连那要行刑的小将都不由的身体一怔。

  熊宜僚更是眼睛瞪的老大:扒大王的脚毛?怎么可能?

  大王一直都是由自己护持着,自己怎么不知何时大王的脚毛被拔了?

  “小子你该死!”

  小将这时反应过来,是怒火交加,无礼自家大王丢了鞋不说,现在好嘛,更是大言不惭的说拔了自家大王的脚毛?

  剑狠狠的砍向少年的脖颈,就在离少年脖颈三寸不到的地方,王车之内的吕荼突然探出头来,大叫道:“且慢!”







Ps:书友们,我是天成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孺子春秋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hu.com/ruzichunq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魂兵王特种兵之利刃单兵为王三国之仲谋天下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老婆唯一战胜国纳妾记决战第三帝国极品追美系统窝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