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天国的水晶宫

w88优德

天国的水晶宫 | 作者:流血的星辰a | 更新时间:2018-06-13 22:57: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大道争锋混沌剑神武炼巅峰万域之王最强升级系统修罗武神龙王传说永夜君王万界天尊
  贵族联合军舰队……呃,好吧,现在这支集中到了伊莱夏尔天区的庞大舰队,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据说上面人正在商量到底是叫“勤王军”还是“忠义救国军”什么的。关键的问题是,联邦既没有“王”,门阀贵族也从来谈不上“忠义”,所以我们还是很老套地称呼其为贵族联合军吧。

  总而言之,贵族们为了政变啊不,为了“拨乱反正挽大厦于将倾”,这次可真的是把棺材本都用上了。为了展示力量,他们光是在伊莱夏尔天区就集中了五艘一等战列舰、十二艘战列舰和四十余艘大小各型号的巡逻和护卫舰艇,外加上三艘和奥鲁赛罗号同级的新型特级导力战舰。光是这规模,其实已经超过当年法拉哈尔斯战役,铁岩峡谷上空的联邦舰队主力了。当然了,对于贵族来说,什么“为国而战”,“为保护人民而战”等等,听起来很光伟正,那也只是没啥利益的义务,为政变啊不为“拨乱反正”而战却代表着自己和家族的荣光,乃至于未来百年的命运,当然是要重要得多的。

  不过,我们都知道,所谓的舰队,船支代表上限,但舰员却会代表下限。那么多的战舰,其中有不少还是已经退出海军现役然后被地方领主捡回去当洋落的老式船,要想完成合理而包含战斗力的舰队编组自然是个噩梦难度,但要想招募数量足够的合格水兵外加上军官,却完全是彻头彻尾的地狱难度了。

  更重要的是,既然是贵族联合军舰队,顾名思义,其每一艘船的舰长当然得是拥有光荣而神圣血脉的贵族子弟了。譬如说,现在这艘巡洋舰“贝尔蒂女王”号的舰长,拉斯提特?贝尔蒂准将便是如此了。

  这位今年40岁的高级军官出生名门贝维尔家,一直在自己的家乡,联邦东北地区的艾格里行省打转,从郡治安长官,到郡太守,再到天区治安官。等到他当上行省治安长官的时候,便有了一个预备役上校的军衔。虽然没有当过一天现役,但据说在剿灭各类亚种盗匪,以及各类“泥腿子叛徒”的战斗中还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没办法,东北地区紧挨着亚特拉斯山脉,那里的平民主要是以采矿为生,倒是比农夫要彪悍几分。起义当然也会比农业区频繁得多。

  总而言之,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这位拉斯提特?贝维尔中将就是个双手沾满了人民鲜血的——不过,以贵族们纨绔子弟的标准来说,这也算是比较能打的“人才”了。

  贝尔蒂准将除了担任这艘“贝尔蒂女王”号的舰长,还担任这三艘编组的巡逻舰队的提督。对于一个偏远地区的行省治安长官,常年就是带着一群兵痞镇压暴民和盗匪的准将来说,这便是他统领过的最有技术含量的部队了。

  准将志得意满地立在船头,俯瞰着远处的繁华的伊莱夏尔市区,顿时便有了一种到达人生巅峰的成就感。在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成了伊莱夏尔之王,不过毕竟一把年纪了,就算是还没有场中二病毕业也实在是做不出张开双臂在船头大喊“我是世界之王”这种事来。当然,如此一来,将自己发过去的旗语信号置若罔闻,兀自在那里忙忙碌碌的白船,便实在是太败兴了一点。

  “那边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是看不懂旗语吗?”他大声道:“把扩音法阵开起来。”

  他自己也是魔法师——虽然是考了三次才过的,大也不至于连扩音魔法都不会用。只不过,打杂的事情当然不能由自己来做了,否则又怎么能树立起一位高级军官的权威呢?说白了,在大多数时候,上位者的威信就是通过频繁的发号施令来确立的呢。

  准将很快便感受到了扩音法阵的魔力波动性,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鼓足了声音大喝道:“奥鲁赛罗号上的舰员!奥鲁赛罗号的舰员!请立即离开船舱,在甲板上列队接受检查!我们是联邦紧急状态委员会下属巡逻战舰,由元老院授权,有紧急执法权!请立即接受命令,到甲板上列队检查!如果拒不执行,我方将视汝等为叛国。重复一次,将视汝等为叛国!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扩音魔法视各个施法者的能力,效果从万人级演唱会音响用到家庭用音响之间波动。此时的效果就是家庭用音响开到最大的那一种,但也足够让其把声音传到这边的白船上来了。

  “他说他们有元老院授权咧。”玛丽安娜?伊尔斯咋舌道。

  “怎么可能,蔚蓝宫刚刚才被boom了。元老们连下一次开会的时间都没订,有个哪门子的授权?”安德莉尔冷哼了一声。

  “我们的引擎怎么样了?”赛希琉大声道。

  “还需要……最多一分钟!”矮人工程师们回答。

  “很好!那么,奥夫雷沙上校、凯米尔中校,就按照刚才的商议,让大家各就各位吧!”

  “……明,明白了!”两个孔武有力的肌肉大叔此时完全被一个年轻姑娘的气场压制了,赶忙下意识地点头。

  “操舵那边……嗯,我去试试吧。”赛希琉的操舵水准还不错,至少算是平均线以上。她觉得既然自己已经在战舰上服役了,一些很关键的技能也是需要掌握的,便认真地去学习了一下。这姑娘就是这样很有责任感的性格,大家也应当都习惯了吧。另外,以她的学习能力,真要认真学一件事,掌握起来其实比凡人要快得多。操舵再难,还能比得过施法。再怎么着,你也不需要逼迫自己记住那么多符文和术式的排列结构,那么多元素的搭配公式吧。

  更何况,在白船直接硬怼魔神神侍的时候,赛希琉也在场。说白了,她是唯一一个有驾驶白船实战经验的人。

  “那么,前主炮就交给你了。小迪娜。等会记得抓准机会清场!”

  卓尔小女孩倒是一点都没有犹豫,笑吟吟地冲着赛希琉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跳下了箱子,快步兴冲冲地向船头跑去。她就像是刚刚收到心仪礼物的小姑娘,喜气洋洋的背影中青春洋溢,玲珑可爱……然而,为啥总觉得那欢快的步子有些杀气腾腾呢?

  “清场?”安德莉尔的目光是越来越微妙了。

  “总要做一点保险。如果不作那就一定不会死,希望他们能明白吧。”

  赛希琉一边和安德莉尔对着话,一边快步上了舰桥,看了看空着的舰长座。记得,上一个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便是这艘船为之命名的奥鲁赛罗本人呢。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缅怀和沉痛,微微颔首,似乎是在向并不存在那里的舰长敬了个礼,然后大步坐到了主舵手的位置上,轻轻地把住了舵轮。

  “以后要是有了合格的专职舵手,记得坐到那里去哦。”安德莉尔拍了拍赛希琉的肩膀,指着舰长的作为道。

  “学,学姐……按官阶的话,理应是该您……”

  “我们都快成叛军了。官阶可没什么说服力了。如果我们这次真的被逼成了海盗,赛希琉,你觉得大家会倾向谁来当船长啊?”安德莉尔笑道。

  不等到赛希琉回答,她又补充道:“况且啊,我本来就不适合在舰桥发号施令。冲锋、搏斗、施法、操炮乃至于操帆,我这个人啊,其实什么都会一点,但什么都不算精通。所以还是当个老实识大体的砖,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搬吧。”

  赛希琉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坦然地一笑“……好吧,反正从准备夺船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主谋了呢。”

  她和安德莉尔既不是矫情的小女人,也不是心思阴暗的弄权小人,更不是蠢蛋,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产生芥蒂呢。

  赛希琉握住了船舵,通过视野极好的舰桥,看着离自己这边不过百米远的巡洋舰。对方似乎终于失去了耐心,打开了船头的魔晶炮炮门,露出了正在聚能的水晶尖头。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若再不听令,将视为叛国!我们将予以最沉重最无情的打击!这时候最后一次警告!我们……”

  “大小姐,引擎已经可以启动了!”机关室中矮人大匠师的声音已经通过传音管道传到了赛希琉耳畔——为了保证全船的指挥发表,白船上的传音系统其实有两套,魔法式的,和机关式的。

  “马上开动!”赛希琉喝令了一声:“直接进入第二战斗速度!”

  “呃……赛希琉姐,我们前方就有三艘船……啊呀呀呀!”没等到伊尔斯家妹妹把自己的质疑说完,白船的导力引擎已经直接在船尾喷出了无形的气流,当场就糊了栈桥上的宪兵们一脸,吹得他们一个个连坐都坐不稳,脸上的表情也完全变形了。导力是一种干净的,如果不暴走就几乎无害无毒的能量,其尾气也只不过是带着一点点狂躁元素的飓风罢了,顶多也就是把人吹成个滚地葫芦。若用的是内燃机,这些可怜人怕是已经被烤熟了吧。

  白船上的士兵才刚刚扔掉了充当缆绳的铁链,船便已经离开了栈桥。当然了,就算是以战列舰用导力引擎,要想把这么大的战舰推到所谓的第二战斗速度上,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就在这个时候,船头的主炮也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次轰鸣。

  巨大的轰击声一瞬间便将扩音之后的警告声完全覆盖在了飙风之下,呼啸的飙风甚至一瞬间破坏了扩音魔法的结构。站在贝尔蒂女王号前头耍帅的准将阁下,大约是第一个直面这次炮击的人吧?只不过,一瞬间产生的飓风和巨响已经夺去了他的听觉和触觉,他更是一片空白,只能下意识地张嘴:“他们开跑了?”

  随后,贝尔蒂号就像是被一记重重的铁锤击中的木板似的,船头出现了瞬间的崩塌,然而,没等到整个船体被击垮,光与热的气浪便将其完全包裹在了其中。船上所有的军官和水兵也在完全做出任何应对之前,便直接死亡。他们甚至不是被烧死的,而是在此之前便被冲击波撕裂成了碎片。

  这爆炸的余波甚至波及到了旁边的两艘巡洋舰,甚至直接将其推得偏离了轨道,半边的船体都倾斜了起来。数名猝不及防士兵直接从船甲板上了下去,一头栽向了下方的云海。

  “……哦,这就是清场啊。”安德莉尔叹了口气,觉得就连激动的心情都没有了。

  “威力太大了。”赛希琉道。

  “什么?”

  “我是说主炮。对这种老式的巡洋舰的破坏力太大了。”赛希琉道:“以后打这种船用副炮和火焰弩就可以了,珍贵的主炮炮弹一定要留下来,打更大的目标。”

  “更大的目标?譬如说那几个玩意?”

  “如果它们要过来,那也不是不行啊!”

  一边说着,白船也已经开着护盾直接从爆炸的光热飓风中间冲了过去。旁边两艘完全懵逼了的老式巡洋舰再次被挤得退开了老远,就像是被一只旁若无人傲然霸道的白天鹅直接挤开的鹌鹑似的。

  这是两天之内,继蔚蓝宫、商业街以及某十字路口之后,伊莱夏尔发生第四声boom,也是今日的第一次。许多还没有来得及起床的市民又被这巨响给震得醒了过来,不少人直接用被子捂着头发出了惨叫和哀嚎——他们已经完全受够了。一些胆子大一点战战兢兢地出了屋子,看到的却是那三艘悬停在中央广场蔚蓝宫废墟上空的新型浮空船,正在加速飞向爆炸的方向。

  而就在这一刻,白船也已经完全脱离了伊莱夏尔的本岛,正在向正东方向的天区飞去。在她的正前方,一艘比她甚至还要大上几分的一等战列舰,以及其属下的各自战舰正在进行例行巡逻,全军组成的是正常的巡逻队形,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战况。

  在那一刻,大家就仿佛看到了一位白盔白甲白马的骑士,从山岗上呼啸而下,扑向了一群正在正常行军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敌人。他明明就是单枪匹马,却冲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他的敌人明明有很多,却仿佛被猛虎冲锋的羊群。

  反正,只要是白船,注定就是单枪匹马的命运啊!

  “这一次距离有点远!但最好能做到一击必杀!”赛希琉通过通话器对正在操作主炮的阿克迪娜道:“这是天空力量级战列舰,二十年前的信号了。其蒂斯鲁核心应该在船体的中后部第二层!”

  “嗯,没问题。不会比打猎的时候,在百米以外用弓箭射击一只鹿更难的。”卓尔小姑娘的声音自然是胸有成竹的,或者说,还带着几分扑鼻血腥味的兴奋呢。
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hu.com/tianguodeshuijingg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兵王酒神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都市少年医生剑来都市之神级宗师最强狂少傲气凌神超神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