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天唐锦绣

w88优德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9-02-12 18:49: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混沌剑神我的贴身校花修罗武神绝品邪少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儒道至圣
  高祖李渊生了将近二十个公主,其中称得上端庄贤淑、恪守妇道的,寥寥可数,大多数作风放荡恣意妄为,豢养面首、红杏出墙,实乃家常便饭,大抵是由于李唐皇族有胡人血统之缘故,生活作风之糜烂,自古以来定鼎天下的皇族从未有之……

  李唐皇族自己不将生活作风当回事,久而久之,天下人渐渐也不将其当回事,每当听闻皇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习以为常。

  房俊之前倒是未曾听闻丹阳公主有这方面的问题,不过想到成亲之初,丹阳公主嫌弃薛万彻愚笨,虽然不敢擅自合离,后来看薛万彻不顺眼是肯定的,如此找一个模样俊俏善解人意的相好,似乎也顺理成章。

  看着薛万彻魁梧的身躯、粗豪的相貌,与时下涂脂敷粉的奶油小生截然不同的另类气质,房俊不仅有些物伤其类。

  他们两个都是以阳刚气质取胜的类型,论起容貌之精致,实在是拍马难及,事实上大唐公主大部分也都不喜欢这种粗犷阳刚的猛男,倒是那些阴柔俊美弱不禁风的花美男,更受青睐。

  比如那个容貌俊美到足以令房俊羡慕嫉妒恨的辩机……

  还好自己来自于后世,耳濡目染那些房中秘术无数,床上交欢只是总是有新鲜的姿势,经验、理论皆非这个信息闭塞的时代中绝大多数男人可比,薛万彻就悲催了,长得不符合丹阳公主的审美,又不懂讨人喜欢,就连成亲之时如何入洞房都需要李二陛下这个大舅哥教导一番……仔细想想,似乎悲剧早已注定。

  壶里的酒喝了一半洒了一半,薛万彻抖几下酒壶,没有酒水流出,便顺手丢在一边,翻个身,继续说胡话。

  “……吾薛万彻,乃是马背上搏杀来的功名,万军阵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那小厮能干什么?老子一只手就拧断他的脖子……他哪里比老子强?这口气老子忍不了,姦夫淫婦,必手刃之……只可怜吾那孩儿,虽然才刚十一岁,旦雄姿矫健,有朝一日定然能够为翱翔天空的雄鹰,却要被吾所牵累,一生一世抬不起头……呜呜呜……吾真是个废物啊,除去上阵杀敌,什么也不会,连一个女人都不能降服……愧为人也……”

  这厮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嘟囔,忽然一翻身坐了起来,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房俊。

  房俊吓了一跳……

  “还有酒没?”

  “呃……有。”

  房俊将半坛子酒递给薛万彻,这厮抓住酒坛子,咚咚咚一口气喝了一半,喘了口气,叫道:“好酒!”

  然后眼珠子发直的盯着房俊,道:“二郎何故在此?”又抬头看看身边环境,问道:“吾在何处?”

  房俊道:“大将军刚刚手刃丹阳公主,阖府上下杀了大半,趁着大雪逃至此处,某见你神情悲愤、痛不欲生,不忍一世英豪落得最后车裂之下场,故而以毒酒相赠,送你最后一程。”

  “啊?!”

  薛万彻大吃一惊,色变道:“吾杀了丹阳?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吾也只是心中想想,没想当真杀了她呀……纵然吾杀了丹阳,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你这混账喂吾毒酒,吾此刻死去,岂非是畏罪自杀?娘咧!房二,吾一世英名,丧于你手矣!”

  这厮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房俊嘴角一抽,不屑道:“呵呵,满嘴狠话,事到临头却不过是银样蜡枪头,就你这样的,还敢吹嘘什么万军阵中取上将首级?老婆偷人,这世上多了去,要么提刀拔剑手刃姦夫淫婦,纵然国法难容,到底是条刚烈的汉子,要么缩起头来,视如不见充耳不闻,纵然被世人耻笑,却也保全自身,荣华一世……似你这般想要下手却不敢,反而要一逞口舌之欲,堂堂薛大将军,一腔豪勇已被荣华侵蚀,就只剩下这么一张嘴了?”

  “放屁!”

  薛万彻面红耳赤,梗着脖子道:“吾战阵厮杀,手上亡魂无数,区区一个公主,一个小厮,有何不敢?那丹阳不是已经被吾杀了么?那贱妇死不足惜,吾杀之天经地义,只是不愿背负一个畏罪自杀的名声……咦?”

  说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虽然一身邋遢,可浑身上下半丝血迹都没有,这哪里是手刃了丹阳,又杀了府里半数下人的模样?

  娘咧!

  被耍了……

  薛万彻怒不可遏,终于清醒过来,起身欲同房俊拼命,不料刚刚起身,却一阵天旋地转,酒劲上涌,四肢酸软,一头栽倒在地。

  “王八蛋,老子与你不死不休!”

  薛万彻羞愤欲绝。

  不独是被房俊耍了之后恼羞成怒,更重要的是丹阳偷人一事,谁也不知,结果自己醉酒之下居然脱口说了出来,更被房俊这厮听去,结局不问可知,这厮必然传得沸沸扬扬,自己即便是想要缩起头来认命,也不行了……

  至于毒酒什么的,显然是扯淡!

  房俊冷笑道:“平素依附刚烈豪勇之模样,看来都是装的,事到临头,这等屈辱,大将军不也是忍辱负重?”

  薛万彻怒道:“放屁!老子想要杀了那姦夫淫婦,不费吹灰之力,只是逞一时之快容易,吾亦不惜此身,愿与那贱人玉石俱焚,只是可怜吾那孩儿,今年不过才十一岁,却要随被吾牵累,纵然不似,亦将流放琼州,一辈子不得回还长安,吾心不忍……”

  房俊道:“大将军若是有此心志,不必担心令郎,事后某自会向陛下求情,免其罪责,并且会招收其进入讲武堂,汝子,某一手将其抚养成人!”

  “……”

  薛万彻眨眨眼,怒声道:“丹阳乃是金枝玉叶,帝皇贵胄,吾若将其手刃,陛下岂肯罢休?皆是薛氏满门怕是尽皆被诛,吾一己之恨,却连累家族蒙难,死后亦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大将军自可放心,此事错在丹阳公主,大将军固然行事暴烈,却不失男儿雄风!到时候,某定然在陛下面前求情,赦免薛氏阖族之罪,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以房俊在李二陛下心目之中的地位,出头给薛氏满门求情,李二陛下是肯定会给这个面子的。

  薛万彻:“……”

  良久,这厮长叹一声,魁梧的身姿萎顿下来,抹了一把胡子,低声道:“其实吧,非是吾不敢杀了丹阳那贱人,只是想着如此一来,未免有些犯不上,凭什么那贱人偷人,吾却要赔上一条命?”

  他算是看出来,房俊就不是个好东西,故意激他呢。

  若是能杀,他老早就杀了,又何必跑到平康坊买醉,借酒浇愁?

  现在被房俊怼得颜面无存,一点借口都没有,也只能长吁短叹,低下头来……

  房俊再没说话,而是将车厢夹层当中另一坛酒取出,往空坛子里倒了一半,递给薛万彻,一人一个坛子,狠狠的喝了一口。

  之所以愿意跟薛万彻说这么多,只是因为他想起历史上的自己,同病相怜、物伤其类。

  况且薛万彻这人浑是浑了一点,但是并无多少心机,也算是一个慷慨磊落的汉子,只不过对于自己,这人似乎成见颇深……

  薛万彻默默的灌了一口酒,忽而抬头,两眼有些迷茫的瞪着房俊道:“说心里话,吾对二郎甚为不满!吾不知是何缘故,你忽然与荆王分道扬镳泾渭分明,甚至反目成仇,可吾自信并未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何连吾亦是这般疏远呢?当年你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吾成天带着你喝酒耍乐,真以为那是贪图你爹什么?不是!吾是当真瞅你顺眼,觉得你那性子跟吾一模一样,比自家儿子还亲!可你小子忽然之间就变了人似的,写出的诗词天下人都说好,赚取的钱财能堆成一座金山,若是这些也就罢了,昔年跟着自己的小兄弟有了出息,咱也高兴,可你特娘的凭啥翻脸不认人?娘咧!老子好几次都想狠狠揍你一顿,有出息了就不认识老兄弟了?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pqshu.cc/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回到过去当导演双魂召唤师我的手机成仙了猎艳谱群芳老爸在我眼里是无敌的重生带只嘤嘤怪我家的猫会修仙我体内有个修仙界重启世界